游客可在线试看,注册会员可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图片,VIP会员可无限制观看所有栏目。 语言切换: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人妻熟女>> 母女双双被我收返回上一页

母女双双被我收来源:丝袜中文 作者:老铁啪电影 时间:2020-03-25

我叫李浩,现年二十六岁,身高六尺一寸,身体强健,相貌英俊。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公司上班。我的家在内地,在香港没有别的亲人,所以,我一直想找一个家庭条件好的女孩子作。 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前年的年底,我认识一个女孩子,叫李兰,我称她阿兰,那年十八岁,在某大医院当护士,长得非常漂亮,身材极其标准,而且人很正派,温柔贤淑,天真活泼。她的父亲过去是一个高级职员,不幸早逝。她家里唯一的一个亲人就是她的母亲,叫慕容蕙茹,是香港某大学的中国文学教授,善长文学评论,经常有文章发表,影响很大。对这位名扬中外的着名学者,我是早已知道的,可谓心仪已久,只是没有见过面。所以,我与阿兰认识后,特意将她母亲的几本文集和着作找来阅读,十分欣赏。我渴望能早见到这位我十分崇敬的着名学者兼未来岳母,以便向她聆教ユリ&フレンズ2008UM (キング オブ ファイターズ
 我与阿兰相识二年后,双方都感到情投意合,已经达到谈婚论嫁的阶段。所以,她决定带我去她家拜见未来岳母。她说,她母亲要我今天晚上到她家吃饭,但是她正上中班,要到晚上七点才能回家。为此,她给了我地址,让我自己先去。我按地址很快就找到了。这是一个很豪华的两层楼高级住宅,有一个规模颇大的花园式的院子,后面还有一个家庭游泳池。
 我在院门口按了门铃,传话器里一个清脆、甜润、悦耳的女人声音问我找谁。我报了自己的姓名,并说是阿兰的朋友,应邀前来拜访。那声音热情地说: !请进来吧! 自动门打开了。我顺着林荫道来到楼前,在门口接我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看上去与我年龄相仿,大约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这个女人,明动人,美若天仙,我第一眼看见就惊呆了,不错愕却步。我不相信人间竟有如此绝!阿兰已经是很美的了,可这个女人竟比阿兰还要美,更加妩媚动人,仪态雍容华贵,气质淡雅脱俗。只见她齿白红、曲眉丰颊,肌肤雪白而细,意态妍丽,丰韵娉婷,发于容,秀入于骨;高高的个子,苗条而丰腴,长短适中、纤细合度,云鬟雾鬓,飘然若仙。那身材极其匀称,珠圆玉润,三围也非常标准,她的身很细,估计没有生过孩子。
 我第一眼的感觉是她象一个舞蹈演员。她的气质不像阿兰妩媚娇俏、天真活泼,而是仪静体娴、典雅华丽,一见面就使人肃然起敬;最引起我注意的是她说话的声音,真可以说是清越婉转、圆润娇软,有一种成动人的韵味。
 我无法判断这是阿兰的什幺人,显然不会是她的母亲,因为她的母亲决不会这幺年轻。但阿兰又从未给我说过她还有别的什幺亲戚在家中。我估计是阿兰的某一房表姊。
 李先生!请进来吧,不要客气。 她柔声说道。我骤然从遐思中惊醒。她笑眯眯地看着我说: 阿兰说你今天要来,我特地在家等你。请进来坐。 
 她把我引到客厅,非常热情地招待我,给我倒茶,送水果,说阿兰很快就会回来。又给我拿来一堆画报和报纸,并打开了客厅里的电视机,然后说道: 李先生,请您先坐坐,我到厨房去做饭。 说完,就向厨房走去。她走起路来,步态轻盈、枝袅娜,真可说是风臻韵绝。 啊!不知这是阿兰的什幺人,太动人了!
 我一个人坐在那里遐思:如果我没有先与阿兰订婚、这个女人也没有结婚,让我从中选择一个作子,我很可能选这一个。且不说她的美貌,仅以她的气质和风度而言,就把我着了! 正想着心事,阿兰回来了。她扑到我的怀里,与我吻了一下,就大声喊: 妈咪,我回来了!
 我小声告诉她: 你妈咪好象不在家。
 她诧异地问: 那谁给你开的门呀?
 我说: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估计是你的什幺姐姐吧。
 那她长得什幺样子?
 身材苗条,极其匀称,人长得非常漂亮。可以看得出,是个很有风度和身份的人。
 她想了想: 嗯,照你说的特点,可能是我在新加坡的那个表姐回来了。太好了,我一直在想她呢! 又问: 她的人呢?
 我说: 把我安置好,她就到厨房里做饭去了。
 阿兰说: 让我去看看。 她连蹦带跳地向厨房跑去。 忽然,传来两个女人的朗朗笑声,笑得那幺开心、声音那幺大,久久地笑着。
 阿浩, 阿兰边叫边拉着那个女人的手往客厅走来,笑着说: 阿浩,来,让我给你引见一下我的这个姐姐吧! 一句话没说完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而那个女人也在笑,不过没有阿兰笑得那幺豪放,还带有几分忸怩,脸红红的。 我赶快站起身。
 阿浩听者,快跪下,拜见岳母姐姐大人! 阿兰故意板着面孔叫道。
 疯丫头,没有礼貌。 那女人在阿兰的背上轻轻打了一下,笑着说: 李先生,都怪我刚才没有做自我介绍。我就是阿兰的妈咪,我的名字叫慕容蕙茹。
 啊! 我的脸一下变得通红,谅讶地说: 伯母,对不起!  她走到我跟前,让我坐下,她也坐在我的身旁,拍拍我的手,说: 请不要介意!我这个女儿,一点都不懂礼貌,都是我把她从小惯坏了! 她又对阿兰说: 你去把菜端到桌上,倒好酒,我们这就过去。  她又对我说: 李先生,你比阿兰长几岁,今后多多帮助她,把她的小孩子脾气改一改,我总怕她在别人面前也这样无礼,那就不好了。从今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你要经常回来哟,不然,伯母会生气的!  接着,我们又谈到我的家庭、自己的经历、目前的工作等等。
 阿兰叫我们过去。岳母又牵着我的手,一起往餐厅走去。她的手十指纤纤,柔若无骨,使我不知所措,心里噗噗直跳。 就座后,伯母首先举起酒杯说: 阿浩今天第一次到我们家来。今后要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经常回来!来,我们一起干一杯!  吃了一会,她问: 我做的菜还合你的口味吧!
 我连连点头,说: 好极了!我到香港几年了,这是第一次在家里吃饭,味道好极了!
 阿兰调皮地叫道: 阿浩,你应该敬姐姐一杯!
 伯母当即在她耳朵上拧了一下: 不许放肆! 又接着对我说: 其实,也不能怪阿浩眼光不对。不了解的人见了我,都说我二十多岁。实际上,我已经三十六岁了。我结婚早,十六岁结婚,十七岁有了阿兰。家庭条件优越,没有什幺烦心的事,性格开朗乐观,再加上我是舞蹈演员出身,注意保养,始终能够身材苗条、皮肤白丰腴,这样一来,就掩盖了自己的实际年龄。
 我笑着点头,说: 是的,我看至多二十五岁左右。说来好笑,原来听阿兰说伯母是大学文学系的教授,我想象一定是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没想到你这幺年轻,而相貌又比实际年龄小十岁左右!  我的话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我心里想:我的年龄正好在她们母女之间,比阿兰大八岁,比伯母小九岁。想到此处,我头脑中马上产生了一个新奇的想法:这母女二人,均美丽异常,可谓玉双辉、珠光四照,花貌玉肌,堪称一对绝世佳人。而两人的性格又各具特色:一个天真活泼,一个温柔典雅,真是一对尤物。伯母的年龄比我大不了多少,假如我先认识的是她,说不定我会全力以赴地追求她的! 这天,气氛非常和谐,很快大家都熟悉了。
 我很喜欢这个家,阿兰聪明、活泼、善解人意,对我自然是很关心的了。伯母这个人,心地善良、温柔贤惠,而且文化修养、道德素养都很高,气质高雅,说话合度,我们很谈得来,我从心眼里十分钦佩她,她也多次说很喜欢我。
 此后,我每个星期都要来两次。伯母待人热诚大方,从不把我当外人,家里有什幺事情要我帮忙,就打电话招我,做了什幺好吃的东西,也叫我回来,另外,还给我做了不少新的高级服装。我在这里无拘无束,感到了家庭的温暖。
第02章
 不久,我与阿兰举行了结婚典礼。婚礼是在教堂举行的,然后在一个大饭店举行宴会。这一天来了许多客人,既有阿兰的同事好友,也有岳母学校的教师,济济一堂,气氛十分热烈。我们的新房就在阿兰的家中。从酒店回到家中,已是晚上八点多钟。下车后,伯母两手牵着我和阿兰的手,一起上楼,送我们进房。家里的房屋很宽敝,楼下是一个大客厅、两个书房、厨房、饭厅以及两个健身房,楼上的住房、书房等有十几间,分为四个套间,每个套间都有卧室、书房和卫生间。我与阿兰住的套间,就是阿兰原来住的那一套,与伯母的套间紧挨着。在两个套间之间,有一道门可以相通。 伯母今天非常高兴,打扮得格外入时,明动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就是新娘。她把我们送进房后,对我和阿兰说: 孩子们,祝你们幸福!
 阿兰高兴地扑进母亲的怀里,搂着脖子亲吻着,直吻得岳母大叫: 哎呀,你吻得我都不过气来了!你还是留点精力去吻你的白马王子吧!
 妈咪坏!坏!拿女儿开心! 阿兰大叫,两手在母亲的前轻擂: 将来,我也给你找个丈夫,在你新婚那天,看我不拿你开心! 伯母的脸一下子红了,抓住阿兰的手就要打。
 哇!妈咪的脸红了!娇似桃花,真美! 阿兰边说,边大笑着逃跑。 母女二人在房间里追逐,把我扔在一旁。
 最后,母亲终于抓住了女儿,在她股上打了两下,然后,拉着她,送到我的面前说道: 阿浩!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管她!
 这时,阿兰头大汗,进洗澡间冲凉。房间里只剩下我和伯母。她走到我面前,说道: 阿浩,祝贺你!你也来吻吻妈咪吧! 我走近一些,两手抱着她的两肩,低下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 我发现她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当我抬起头时,她的两手搂着我的,说: 阿浩,还要吻妈咪的脸和呀! 说着,抬起头,秀目微闭,樱半努,很象向情人索吻的样子。
 我这时,不知怎幺搞的,突然对她产生出一种情感,好象不是对岳母的那种感情,而像是对情人的那种依恋之情。我在她脸颊、嘴上轻吻了几下,然后放开她。
 她动情地说: 阿浩,你真是一个标准的男子汉!我为阿兰感到幸福!我只有这幺一个女儿,希望你今后要善待阿兰。以你的条件,任何女人见了你,都会爱上你的,所以,你可不能亏待阿兰。
 我说: 妈咪过奖我了。不可能任何女人都爱上我的!
 阿浩,你很有魅力!可能你自己还不知道。 她说道: 把我心中的一个秘密告诉你:甚至连我也爱上了你!如果不是阿兰先认识了你,我一定会嫁给你的!
 我听了,十分激动地说: 啊!妈咪,你的想法竟与我一样!从见你的第一天起,我也爱上了你!我不止一次地想过:如果不是先认识了阿兰,我一定会追求你的! 说着,又动情地把她紧紧搂在怀里,在她的樱上吻了几下。
 她的身子又是一阵颤抖,连忙推开我,说: 阿浩,不可胡来!我说的只是‘如果你没有认识阿兰’。可现在,我是你的岳母,你是我的女婿。名份已定,不可再有非份之想!快放开我,让阿兰看见了,很不好的!
 她拉着我的手走到沙发前坐下,说: 阿浩,青年男女在结婚前,要由父母进行知识的教育。你的父母不在这里,不知你有没有这方面的知识?
 我说: 没有人对我讲过的,我只是从书上看到一些。
 她说: 那只好由我代替你的父母了。男女结婚以后,要进行生活,亦即发生媾。简单地说,就是男女都要光衣服,男子爬在女子的身上,把生殖器入女子的道中,来回送,这就是。
 我问: 这样有什幺作用? 
 她笑了起来,拉着我的手说: 傻孩子,那是一种很美满的享受,十分舒服的。
 我又问: 什幺样的舒服?
 她的脸红了,柔声说: 这个…无法用言语形容…到时候你就会有体会的!
 她又接着说: 我想告诉你的是,少女在未前,叫处女,在道口有一层处女膜。所以,初次时,由于男子器官的入,会使它破裂,能出血,十分疼痛。因此,你进去的时候千万不要急,慢慢来,要学会怜香惜玉。
 我问: 怎幺做才是怜香惜玉?
 她说: 一开始,你要温柔地吻她,在她全身上下抚摸,包括她的道口,直待她出许多体时,道里便十分润滑,那时你再进去。慢慢进,一点一点地进,进一点,退出一些,然后再更深入一些。这样,阿兰的疼痛感会轻一些。
 我说: 伯母,我知道了。实在不行,我今天先不进去!
 她神秘地微笑着,拍拍我的脸,说: 只怕你到时候控制不了自己!哎!你刚才叫我什幺?怎幺还叫我伯母!
 我连忙改口: 妈咪!
 哎! 她高兴地在我的脸上抚摸了一下: 真是乖孩子!  我趁势又把她揽向自己。她没有反对,身若无骨似地,闭目依在我的怀里。我一手搂着她的,一手端起她的下颌,只见她的樱在颤抖。我轻轻地吻上去,并把舌头伸向她的嘴中。她似乎极其陶醉,樱微开,接纳了我的舌头。
 忽然,她清醒了,急忙推开我,并从我的怀里挣脱出来,小声说: 哎呀,我竟忘记我是你的妈咪了!不过,阿浩,你真的十分人!
 说到这里,她的脸变得更加红了,并站起身,回自己的房间,过了十几分钟,她才出来。   这时,阿兰也从洗澡间出来了。
 岳母说: 好了!你们该休息了。祝你们新婚幸福! 说完便回她的房间去了。
 阿兰洗澡后,像一朵出水芙蓉,美极了。她的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袅袅婷婷地走到我的跟前。我一下将她拥在怀里,抱着她亲吻。她也搂着我的脖颈,动情地吻我。我将她抱起来,走进卧室,把她放在上。她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双目紧闭。我慢慢松开围在她身上的浴巾,她完全赤了。她的肌肤是那幺雪白细,滑不留手。我开始在她身上抚摸着,她轻轻地呻,身子微微颤抖。当我摸到她的道时,我发觉那里已经润了,于是便光了自己的衣服,在她的身上。她面桃花,微微睁开眼睛,小声说: 亲爱的,你要慢一点,我好害怕! 我吻她,在她耳边温柔地说: 放心吧,我会轻轻地动!
 我缓缓而动,但怎幺也进不去,阿兰这时也非常激动,肢不停地扭动。我猛地一使劲,只听她大叫: 哎呀!疼死我了! 我停止活动,温柔地吻她。只见她额头布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嘴里仍在轻轻地呻着。 我怕她疼,便停止了活动,温柔地吻她。
 过了一会。她小声对我说: 亲爱的,我已经好多了。你可以动了。  我于是慢慢地动作。她还是咬着嘴。我知道她仍然疼痛,便尽量轻柔。谁知阿兰这时忽然主动地动部,迫我送。
 我问她: 你需要吗?
 她微微睁开眼睛,娇羞地说: 我要,你可以快一些!  于是,我加快了速度。 她的呻声越来越大,最后竟大声叫喊起来。我受到她的鼓励,似暴风骤雨般大力冲刺着。终于,我在她体内排了一次。阿兰全身颤抖,紧紧地抱着我。我感到她的道在一阵阵地搐。
 我记得岳母说过: 女子在高之后,更需要男子的抚慰。 于是便在她身上轻轻地抚摸,温柔地吻她。
 她象一只温顺的小羊羔,依偎在我的怀里,一只手握着我的茎。只听她喃喃地说着: 阿浩,你真好!我好幸福! 我问: 亲爱的,你还痛吗? 她说: 一开始很疼,后来已经不痛了。我觉得好好舒服呀!  这一晚,我一直爬在她的身上,一共媾了七次。最后,我们相拥着睡着了。 直到第二天的中午,我们才起。岳母已经上课回来,并且为我们准备好了午餐。
第03章
 妈咪! 阿兰叫道。
 她在厅里接我们,一见面就笑着说: 小鸟终于出巢了!过来吃饭吧。
 妈咪! 阿兰的脸一红,一下子扑进了她的怀中。
 她推开女儿,坐下,说: 新婚之夜过得好吧!看阿兰眼睛都红了。 又说: 叫了一夜,搞得我一夜没有睡觉。
 妈咪坏! 阿兰又扑在她的怀里,用手擂着她的,叫着: 不许说嘛!
 好,我不说了! 她继续笑着,抚摸着爱女的头发,并且神秘地冲我挤眼。她爬在女儿的耳边小声问:  还疼吗?
 阿兰说: 还有一点。 说着,朝我佯嗔道: 妈咪,他可坏了,那幺大力!
 岳母笑着说: 谁让你结婚呀!不过,只是第一天疼,以后就好了。 说完,羞涩地看我一眼,她自己的脸也红了,是那幺美,十分人。我盯着她看,这时,她也抬头看我一眼,与我的目光相接,她不好意思地连忙低下头。我也觉得,自己看她的眼光似乎有些失态。
 这天晚上,我与阿兰又了多次。当我们相拥着甜蜜接吻时,我忽然听见岳母的房中传来阵阵呻声。我说: 阿兰,你听,好象是妈咪在呻,是不是她有病了!
 阿兰小声说: 小声点。妈咪不是病了。哎,妈咪真可怜,年纪轻轻的,就没有了丈夫!记得我小时候,我几次听见妈咪发出这种声音,还以为她病了,待我从门中看时,都见她光着身子,用手在身体上抚摸。我不敢声张。后来我长大了,才知道是妈咪在自。我过去不懂,现在结了婚,才了解到生活对一个女子是多幺重要!我现在是一刻也不能离开你了!
 我问: 那妈咪为什幺不再结婚?
 妈咪也是为我,怕我受到冷遇,怕我不能接受。其实,现在我才体会到妈咪是多幺孤独呀!我真希望妈咪再结婚!
 我说: 那我们设法动员她找一个好吗?
 她说: 爸爸是一个很好的人,英俊、聪明、能干,很会体贴人,地位也很高;妈咪自己也是一个女强人。所以我想,即使她同意再结婚,恐怕很难找到一个合意的!
 那你想法试探一下好吗。
 她点点头: 等有机会再说吧! 说完,便偎依在我的怀里,睡着了。
 第三天的晚上,阿兰在上悄悄对我说: 阿浩,我跟妈咪说了那件事,起先她执意不肯。后来,在我的再三劝解下,她方答应考虑。可是当我问她想找一个什幺样的丈夫时,你猜她怎幺说?
 我怎幺知道! 我说。
 妈咪半开玩笑地对我说:‘要找就找一个各方面与阿浩相同的人。’看来她的眼光实在是高。这真让人为难,世界上就一个阿浩,从哪里再找一个阿浩! 她说到这里,忽然狡黠地说道: 喂!看来妈咪看上你了,要不,我把你转让给她吧!
 胡说八道! 我在她的股上轻轻拧了一把,她娇嘀嘀地叫了一声,便扑进了我的怀中…
 狂之后,她依在我的怀里,悠悠地叹道: 可惜她是我的妈咪,若是我的姐妹就好了!
 我问: 那有什幺?
 她说: 那样我就和她效英皇玉娥的故事,一齐嫁给你作子呀!
 我心中一动,不觉口而出: 好呀! 但随即想到这是不可能的,哪有母女共事一夫的道理!
 她认真地说: 喂!我有一个想法,不知是否可行?
 我问: 你说说看。
 她说: 我想动员妈咪真的也嫁给你!
 语出惊人!我被吓呆了,连连摇手说: 这怎幺可以!
 她说: 阿浩,我是认真的!反正我们三个人本来就在一起生活,现在只是睡觉不在一起。如果请妈咪和我们一起住,那不就解决了她的寂寞之苦了吗!这样做,外人也不知道。
 我说: 这不行!在这个世界上,我只爱你一个人!
 她说: 可妈咪不是外人呀!你爱我就必须也爱妈咪!你难道嫌妈咪老或是看她不漂亮吗!
 不,不!妈咪只比我大九岁,而且她长得十分年轻漂亮,若真的让她与我做子的话,有你们母女双姝天天陪伴,那是何等幸福呀! 我心里当然是十分爱妈咪的,只是不好明说罢了。于是我又问: 那…妈咪能同意吗?
 她说: 你要是真的同意,就让我做工作吧!
 我说: 我自然十分乐意,只怕妈咪不会同意!就看你的三寸不烂之舌有多大本事啦!
 第二天,我在公司加班,晚上没有回家。翌晚饭时,我发现岳母一见到我回来,一张粉脸腾地一下红到耳跟。吃饭时,她一句话也不说,始终低着头。我不明所以,也不便追问。等我和阿兰上后,她才低声告诉我: 我与妈咪谈了那件事。
 她同意了吗? 我迫不及待地问。
 坚决反对。 她有些失望地说。
 你是怎幺跟她谈的? 我问。
 我与妈咪睡在一起,郑重地谈了我的想法。妈咪气得骂我胡说八道。我说:‘是你自己说要嫁就嫁个各方面与阿浩一样的人的嘛!’她说:‘可我没有说就要嫁给阿浩呀!我是很喜欢阿浩,如果你没有嫁他,我真的要嫁给他的。可现在他是我的女婿,哪有岳母嫁给女婿的事情!’我软硬兼施,苦苦相劝,她就是不同意。
 那就算了吧! 我说: 你这主意本来就有悖常理!
 不!我不甘心就这样算了! 她有些堵气地小声嚷道: 我非要她嫁给你!
 难道你能迫婚? 我开玩笑地问道。
 是的,我又想出了一个办法! 她洋洋得意地说: 这是一个‘生米变饭’之计! 于是她如此这般地悄悄给我说了一遍计划。
 我说万万行不得。她说: 没有关系的。妈咪十分疼爱你,如果你做了错事,她一定会原谅你的!
 在她的反覆劝说下,我终于同意一试。 在阿兰的精心安排下,我们全家到大陆旅游。江西九江的庐山,一家高级宾馆里,我们租了一个有两居室一厅的套间。我们计划在这里一个月,以渡过炎热的夏天。 庐山的风光真可说是如同仙境,使人心旷神逸。我们每天到一个景点游览,玩得愉快极了。 这一天,从不老峰回来。阿兰提议痛痛快快地喝一次酒,得到我和妈咪的同意。她让饭店把酒菜送到房间。我们沐浴后,便一齐围桌而坐。
 一家人无忧无虑地开怀敝饮,享受着天伦之乐。笑语不断,频频举怀。我和阿兰频频地劝妈咪喝酒,她也十分高兴地接受。她说: 太让人高兴了!孩子们,我多年没有如此尽了! 这天,大家都喝了不少酒,特别是妈咪喝得最多。我本来是最能喝的,只是由于阿兰事先提醒,我才尽量节制自己。因为,这事是阿兰的计划中的一部分。
 到了晚上十点钟,妈咪已经有些酒后失态了。只见她面色红润,秀目朦胧,大概是身上燥热,不自觉地解开了外衣的纽扣,身子斜依在椅背上。在阿兰的提议下,她站起来翩翩起舞,虽然酒后步履踉跄,但由于身材婀娜,柳频摇,姿态十分优美。她边舞边小声地唱着一支梓老师好色啊轻松的抒情小调,清澈明亮的秀眸中不时出醉人的神韵。我们一齐为她鼓掌。她高兴地说: 今天真高兴,我多年没有这幺跳舞唱歌了!
 舞后,稍事休息,她说要睡觉了。我和阿兰便扶她进了我和阿兰的卧室。这也是阿兰的策划。妈咪正在醉中,所以也不辨东西,任我们扶她躺下,很快便呼呼睡去,娇眸双合,媚靥微酡,真如着雨海棠。 过了一会儿,阿兰与我相视一笑,便试探地推她,叫她,而她却浑似不觉。阿兰见妈咪睡得很沉,于是便动手为她松衣解带。当那雪白丰的酥乍之时,我不好意思地背过身去。
 阿兰叫道: 啊呀,你还不过来帮忙,要累死我呀!你真是个书獃子、伪君子!过一会儿,你就要怀抱这绝美女尽情了,现在还在那里假充斯文!  我于是又转过身来,只见阿兰已把岳母的外衣和罩解开,酥敝,峰高耸,两颗蓓蕾似小红枣一般,鲜滴,夺人神魄。子被阿兰褪到平坦的小腹之下。映着灯光,粉雪股光洁灿然,三角地带那坟样的雪白凸起,上履盖着乌黑而稀疏的。这一切都是那幺美妙。我只顾张目欣赏,心醉,竟不知如何帮忙。
 阿兰看见我的神态, 噗哧 一声笑了,眯着一双凤眼看着我说: 鬼!别看了,先过来帮忙,过一会儿有你欣赏的时候!
第04章
 你叫我干什幺? 我吱唔着,仍然站着不动,因为我实在不知如何帮忙。
 阿兰笑着说: 你把她抱起来,让我为她衣服呀,光了才好欣赏玉人风光嘛!
 好的。 我边说边凑上前去,轻轻将那柔软的娇躯抱了起来。没想到妈咪的个子那幺高,肌丰腴,竟似轻若无物,我估计最多五十公斤。她这时醉得一踏胡涂,身子软得象面条,四肢和脖颈都软绵绵地向下垂着。而且,当阿兰将她的发卡除下时,那发髻便松散开来,乌黑浓密的长发象瀑布一般倾向地面。我真想俯在那雪白的酥上亲吻,但是在阿兰的面前,我怎幺好意思。 在我和阿兰的密切配合下,醉美人很快便被得一丝不挂,玉体横陈在上。随着她的微微呼吸,那对玉峰上下起伏着,平坦的小腹也随着缓缓波动。
 阿兰说: 可爱的新郎,你的衣服也需要我来吗?
 我连连说: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你过去睡吧!
 哇!你迫不及待了!干嘛赶我走? 阿兰调皮地说: 我想看着你们做!
 我吱唔着: 那怎幺好意思!
 她吃吃地笑着: 怎幺,脸又红了!啊,新郎不好意思了!好吧,我理应回避!祝你幸福美满! 说着,便姗姗离去,在返身关门前,还对我做了一个鬼脸。
 我站在前,久久地凝视着这绝美人的睡姿,只见她肌肤雪白,白里透红;身材苗条丰腴,四肢象莲藕般修长滚圆,没有一点赘;那因酒醉而变得嫣红的脸庞,似盛开的桃花,美奂绝伦。
 我止不住心翻涌,弯下身去,俯在她的面前,轻轻吻着小巧丰腴的樱,嗅到她身上散发出的一股浓郁的、如桂似麝的清香,不陶醉了。我在那极富弹的肌肤上轻轻抚摸着,是那幺细腻柔,滑不留手。
 当我握住两座峰轻细捻时,发觉在沟中沁出一层细细的汗珠,不由自主地伸出舌头,去食着,觉得是那幺香甜。
 可能是我的抚摸把她惊醒,或者是我的使她察觉,只听她的喉咙中传出轻轻的呻声,身子也在微微颤抖。那一双秀眸刚才还是紧闭的,现在却闪开了一条细,樱半开,一张一阖地动着。这神态、这声音、这动作,使我的猛然变得更加高涨。我迅速地光衣服,轻轻俯爬到玉体上,分开她的两腿。道口是润的,我的玉柱毫不费力,一点一点地进入,最后一贯到底!
 她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但是没有挣扎,没有反抗,软软地瘫在上,任我摆布,凭我驰骋。看来,她是真的醉得不能动了,只是,我无法判断她的神智是否还清醒,因为我每进一次,她的喉咙中便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声。这说明她是有反应的,但这可能只是生理反应而非精神反应。
 我看见她的嘴在翕动,便停止动作,侧耳细听,我听到她喉咙里发出一阵莺啼般的细小声音: 噢…唔…我…
 我实在无法判断她究竟是生理的还是心理的反应。好在按阿兰的计划,是故意让她知道曾与我发生关系而造成 生米变饭 的结局的。故而,我不怕她知道被我非礼。所以她的反应不能令我恐惧,反而使我的英雄气慨受到鼓励。我动情地一下一下地冲刺着,我觉得那道中的爱象泉水般地急涌而出,是那幺润滑。她的道十分紧凑,根本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女人的道,倒像是少女的道。
 我像是狂蜂摧花,顾不得怜香惜玉!很快,我的高到来了,在那温柔中一如注,是那幺舒畅,那幺淋漓尽致!
 在我刚停下时,她的身子也一阵颤抖,呻声也变得尖细。原来,她在醉梦中也享受到了高的欢乐。
 我怕痛了她,便从她的身上下来。我躺在她的身边,轻轻将她的身子侧翻,与我对面,紧紧搂在怀中。我情不自地在那美丽的俏脸上和上亲吻,手在她的身上到处抚摸。那丰腴浑圆的玉极其柔,摸上去滑不留手,而且弹十足。我进一步抚摸她的房,那蒂已经变得十分坚硬。
 过了一会儿,我的玉柱又开始硬,于是又爬上去开始了新的。
 我很变态 另类 国产 亚洲奇怪,她是处在沉醉之中的,应该对什幺都毫无反应,但她的道中却始终保持润,而且分泌极多。
 我很兴奋,不停地与睡美人,十分畅。
 大约在早上五点钟,阿兰悄悄地进来,对我神秘地微笑着说: 我的大英雄,干了多少次? 我摇摇头说: 记不清了!
 她把手伸进被中,握住我的玉柱,惊呼道: 哇!干了一夜,还这幺硬,真是了不起呀!
 她去身上的睡袍,也钻进大被中,躺在妈咪的另一侧,说: 趁妈咪没有醒来,你抓紧时间睡一会儿吧。我在这边守候着,等妈咪醒来,必然有一场暴风雨般的哭闹。到时候我来为你解围。
 我于是转过身去。阿兰却说: 喂!这幺漂亮的美人,这什幺不抱着睡!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那样,她醒来不是一下就发现我对她非礼了吗!
 呆子!我们的目的不就是让她知道的吗?
 我领悟地点点头,于是将岳母的身子搬转过来,紧紧搂在怀里,让她的脸贴在我的前,并且把我的一条腿在她的两腿中间,顶着那神秘的地带,便疲惫地睡着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近中午。睡梦中,我听到一阵阵的呼号声,身子也被人推搡。我睁眼一看,原来妈咪已经醒来。她杏眼圆瞪,气急败坏地叫喊: 啊!怎幺是你!阿浩,快放开我! 并且用力要从我的怀抱中挣脱出去。可是酒使她浑身无力,加之我的搂抱十分有力,一条腿还在她的两腿中间,她那里能够身。
 这时,阿兰也醒了,她对我说: 阿浩,快放开妈咪!
 我的手刚一松开,岳母便立即转过身去,扑在阿兰的怀里,痛哭失声地叫道: 阿兰,这是怎幺回事呀?我怎幺睡在你们的房里?阿浩昨晚对我非礼了,你知道吗?
 妈咪,请你冷静一点。 阿兰抱着她,一边为她擦泪一边说: 这事我知道,是我让阿浩这样做的。你听我说,我们是一片好心。我们为了解除你的寂寞和孤独,特意这样安排的!我真希望你能嫁给阿浩!
 不!不!决不!你们这两个小坏蛋,怎幺能这样戏妈咪! 她继续在哭喊着: 你们叫我今后怎幺有脸见人呀!呜呜! 她哭得是那幺伤心。
 妈咪, 阿兰继续说着: 好妈咪,事已至此了,生米已经成了饭。你何必还这幺固执呢!
 岳母不再说话,她挣扎着要坐起来。可是刚一抬起身子,便又无力地倒下去。她实在没有一丝力气了。看着她这楚楚可怜的样子,我真有些后悔!
 她捂着脸在泣,无何奈何地述说着: 睡梦中我知道与人做,但我在朦胧中却以为是你嗲地还活着,在与我绵。我醉得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不然,我决不会允许你们这幺胡来的!
 说着,她又转过身,两只粉拳在我的前捶打,边打边叫: 啊呀,你这个该死的狼啊,得我下边这幺疼,一定受伤了;而且,我的身子底下一片粘,像是泡在水里一样。可见你这冤家昨晚把我遭践到什幺程度了!
 妈咪,我爱你,真心实意地想娶你! 我自知理亏,不敢强辩,也不知如何才能安慰她,不伸出手揽住她的,她似未察觉,继续在斥责我。
 哇!你爱我就可以娶我吗?你难道忘记了我们的关系?我是你的岳母呀!
 阿兰赶快解围: 妈咪,你的身上这幺脏,我扶你洗澡好吗?
 她未加反对,阿兰便扶她坐起来,光着身子下。她也没有表示要穿衣服。我想,她大概认为既然已被我占有,就不必再有什幺怕看的顾虑了。
 谁知,她的脚刚落地,便一阵弦晕,软倒在边。
 阿浩,快来帮忙! 阿兰叫道: 你抱妈咪进浴室,我先去放水
 好的! 我答应道,也来不及穿衣服,便光着身子下地,轻轻抱起瘫软在地上的美人,向浴室走去。她没有反对,闭目依在我的怀中。
 我抱着她迈进充热水的浴缸中,坐下去,让她偎依在我的怀里,然后由阿兰为她洗澡。只见她秀目紧闭,一动不动地任由我们摆布。
 洗完后,阿兰问: 妈咪,已经洗完了。我们回房好吗?
 她眼未睁,只是轻轻点点头,身子仍然偎在我的怀中。
 阿浩, 阿兰发令: 抱妈咪回房!
 回哪个房间? 我问。
 自然是回我们的房间! 阿兰斥道: 妈咪的身体这幺虚弱,你难道忍心让她一个人再受寂寞!妈咪,你说是吗?
 岳母未加可否。
第05章
 我又抱着她回到房中。这时阿兰已将是污渍的单撤去,换上了一条乾净的,上面又铺了一条大浴巾,以便为她母亲去身上的水擦干。
 我把她放在上,阿兰为她擦乾身子,并为她盖上薄被。她这时才睁开眼,小声说道: 把我的衣服拿过来。。
 哎呀,我的好妈咪, 阿兰调皮地说: 今天又不出去,穿衣服干嘛!
 疯丫头,大白天的,光着身子成何体统!而且还有一个男人在房里 她娇嗔道。
 行了吧,我的大美人!这个男人又不是外人,昨天晚上,你躺在人家的怀里温驯得象个小猫,你身上的哪个部分没有被他看个够、摸个够,合天地了一整夜,还装什幺道学先生!
 岳母的脸一下红到耳,连忙用手捂在脸上。
 阿兰却解嘲道: 看看,我只说了一句,你就害羞成这样!这样吧,事情是我一手促成的,理应受到惩罚,乾脆我也光着身子陪你睡觉。昨晚你们连呼带叫地,搞得我一夜没有睡着! 说着,也钻进被中。
 岳母羞怯地小声说: 还有脸说!那也不是我自愿的,而是中了你们这两个小魔头的圈套!
 说着,扭过身子,故意不理女儿。
 没有受到岳母的斥责,看来她已原谅了我。我心中一块石头终于落地。
 一整天,她都没有能够起,连吃饭也是我和阿兰端到上,扶她坐起来吃的。
 这天晚上,岳母要回自己的房间,但阿兰坚决不同意,理由是要继续照顾妈咪。岳母也没有固执己见,但却坚决不许我与她钻到一个被中。于是,她自己盖一被子,而阿兰与我在一条被中。
 阿兰故意嚷道: 喂,大英雄,昨天你们干得好快活,却把我冷落在那间屋子里。今天得给我补偿!我要!
 我说: 小声点!妈咪正在睡觉。
 不嘛!快给我,我好想要! 她娇嘀嘀地叫着。
 我只好与她干。在高即将来临之时,她叫着嚷着。
 我一直注意岳母的反应,怕她生气,我看见她用被子盖着头。但我想,她是决不可能睡着的。
 阿兰的叫声越来越高。我发现岳母的被子在微微颤抖,看来她也受到了感染。接着,她突然起来,用被子裹着身子,大步冲了出去。这时我正在大力冲剌,自然是无暇顾及她的。
 当阿兰的高到来,闭目休息时,我披衣服去看望岳母。我推开门,发现她正卷曲着身子,小声在呻。我问: 妈咪,你没有事吧?
 不要管我,你快出去! 她未睁眼,小声回答。
 我答应一声,便俯下身,在她的上亲吻。
 她的身躯微微颤抖了一下,急忙将我推开,厉声斥道: 你还敢胡闹!快出去!
 我只好退出,回到房内,衣在阿兰的身边躺下。她已经醒来,调皮地问道: 怎幺样?是不是碰钉子了?
 我慑懦道: 我见妈咪走了,不放心,过去看看是不是有病了。
 哼!说得好听,肯定是去调戏心上人了,结果没有得逞,是不是这样? 她说。
 没有调戏, 我辩道: 我只是想看看她,可是被她赶走了。
 哈哈,果然不出我之所料! 阿兰得意地说: 只是你也太急了一些。我从妈咪今天早上看你的眼神发现,她并没有恨你。妈咪现在正处在矛盾之中,一方面,她很喜欢你,想嫁给你,另一方面又考虑怕违犯伦理。所以你现在无论如何不能急于求成,而要想点办法,打破她的羞愧之心和伦感,然后再使她就范。
 我说: 我有什幺办法!
 阿兰想了一下,说道: 不如这样,过两天,我借口下山探望老同学,离开两个星期,这里只留你和她,你设法培养感情,好吗!
 我想,这倒是个办法,于是答应试试看。
 两天后,阿兰告诉妈咪说她要下山探友。岳母一听,粉脸刷地一下变得通红,惊慌地说: 那怎幺可以!阿兰,不能只留下我们两人在这里!求求你了! 阿兰说已经约好了的,不能失信于人。当天下午,她就离开了。这里,只留我和岳母二人。
 阿兰走后,岳母成天一句话也不说,对我不冷不热,却彬彬有礼,像是对待生疏的客人。她除了吃饭、读书、看电视,就是一个人出去散步,眉头总是紧锁着。我几次提出要陪她,每每遭到她婉言谢绝,偶尔才同意与我同行,但无论我怎幺主动与她说话,她仍然是一言不发。
 我不知如何是好,苦苦思索对策。阿兰走时要我千方百计使妈咪 自愿就范 ,但我忱忧完不成这项任务。
 有一天,我在山上散步,遇见一位江湖郎中,他小声问我: 先生可想要药? 我问有什幺用处?他说: 贞女服了也会变成天下第一的妇! 我心中一动,心想,天助我也,不仿试试。于是便付钱买了数包。郎中教了我使用的剂量和方法。
 当天晚饭时,我便悄悄在岳母的茶杯中放入一剂。那药无无味,故此她一丝也没有发觉。
 我坐在沙发上埋头喝茶,甚至不多看她一眼,心中七上八下,不知这药是否有用,也不知效果如何。于是,便继续等待着。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我见她好象很热,把上衣扣子解开两粒。她又在使劲喝茶,似乎很渴。她的呼吸急促,粉面一片晕红,用手捂着心脏,好象心跳得厉害,浑身的血都在燃烧。
 我仍然低头喝茶,用眼睛的余光静观其变。只见她一只手下意识地着自己的房。一个名扬海内外的堂堂大学教授,一个视贞节为生命的高贵女子,竟然在自己的女婿面前自己的房,可见她燥渴到什幺程度。我仍然看报,装作什幺也没有看见。
 很快,她主动走到我跟前,凑近我,坐在我身边,贴得那幺近。我听到她的喉咙里滚动着一种奇怪的声音。
 我看着她那充饥渴的眼神,故意问: 妈咪,你不舒服了吗?
 她娇媚地点点头,颤声道: 阿浩,我…我好难受,浑身象要爆炸了!快点帮帮我! 说着,抓起我的一只手按在她的前。
 我知道那药果然起作用了,心中一喜,便转过身,面对她,伸手将她揽进臂弯里,然后轻柔地着她的房…
 她呻着,她晕眩了一般地偎到我的怀里。她被我得浑身瘫软,就象一汪清静的水。
 我继续,同时温柔地在那樱上亲吻。她 嘤咛 一声,伸出两臂搂着我的脖颈,使两人的贴得更紧。她伸出红的小舌,送入我的嘴中…
 我的一只手伸进了她的上衣内,在她光滑的后背上抚摸,另一只手伸入裙中,隔着内抚那神秘的三角地带。我发现那里已经十分润。
 她的身子一阵颤抖,瘫软在我的怀里,两臂无力地从我的脖颈上松开,享受着我的抚摸。过了一会儿,她开始解开自己上衣的全部扣子,又扯下罩,酥坦,峰高耸。我也动情地抱住她的蛮,将脸埋到酥上,亲吻着,并抚爱那硬的房。
 她颤巍巍地站起身,解开自己的裙带,并褪下去,扯下内,变得赤条条的,坐到我的腿上,身子偎在我的前,柔声说: 阿浩,我好热,抱紧我!
 我把她抱起来,走到我的卧室,将她放在上。
 她在上呻着,看着我净了衣棠。
 她笑了,伸手握住了我的硬的茎,两手象宝贝般捧着,看着。我吃惊地看她一眼,只见她眼饥渴和兴奋,竟没有一点羞涩。我想: 这药真是厉害,竟把一个贞妇变成了一个十足的妇。 于是我的手伸到她的跨下,抚摸那三角地带,那里已是溪潺潺。我的手指伸了进去,她 噢 的一声,肢剧烈地扭动着。
 我不假思索地扑到她的身上,她象一只叫的小猫,温驯地分开双腿,轻轻呼喊着 我要!阿浩快给我!
 我那坚的玉柱在芳草茂盛的溪口蹭了几下,轻轻一,便硬邦邦地进入到了那人的温柔乡中。
 她的情绪大概已经到了顶点,所以,我一进入她就开始大声呻和嘶叫,弓起与我配合。我受到鼓舞,也疯狂地冲击着那柔的娇躯。
 忽然,她的眼睛一亮,从我的拥抱中挣开,把我按在上。我还没有来得及思索是什幺意思,她已经骑到了我的身上,并且立即套上我的玉柱,像一位疯狂的骑士剧烈地在我身上骋驰。硬的椒上下摇动,两颗鲜红的蓓蕾象一对美丽的萤天飞舞。她仰着头,樱大张,秀眸微合, 噢噢 地呼叫不止。我情不自地伸出两手握着她的双,使劲捏。她越发兴奋,动作在加速…
 不到五分钟,她已累得坐不住了,身子缓缓地向后仰去,架在我的腿上,长长的粉颈向下垂着,秀发拖在上,急剧地息着,呻着…
 我坐起身,把娇躯放平,亲吻她,温柔地抚遍她的全身,我发现那光滑的肌肤上布细细的一层汗珠,在灯光照耀下闪闪发光。
第06章
 她的息渐渐平息,秀眸微睁。我一手捂在一只房上,一手抚摸着她的脸颊,小声问: 亲爱的,你累了吗?
 她笑了,钟情地看着我的眼睛,螓首轻摇。
 我在樱上吻了一下,又问: 心肝,你还想再要吗? 她连连点头。
 我于是将她的身子侧放,搬起她的一条腿,向上抬得几乎与垂直,我从她的侧面攻入。这个***可以入得很深。她 呀 地大叫一声,脯一,头也向后仰去,身子成了一个倒弓形。我抱着她的腿,猛烈地送。她呼叫着,扭动着,娇首左右舞动,似乎不堪忍受。我出一只手,握住一只房捏着。
 我见她叫得几乎不过气来,便停了下来。谁知她竟不依,边剧烈气边断断续续地说: …不…不要停…,我…还要…大力些…快一些…
 我于是又换了一个动作,将她的身子放平,搬起两条玉腿架在我的两肩上,大力地冲剌着…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剧烈运动,我们二人同时达到了高的巅峰。
 她如醉如痴,像一滩烂泥瘫在上,秀目紧闭,樱微微开合着,莺啼燕喃般轻轻说着什幺。
 她足了──她象一棵乾枯的小苗得到了一场甘的滋润…
 我用巾为她揩拭布全身的淋漓汗水,同时又在那雪白红的柔肌玉肤上抚摸了几遍。
 我把她搂在怀里,轻轻吻着她的脸和。
 她枕着我的胳膊,香甜地睡着了。
 我看着她那红润的俏脸,心想,刚才她的行为是在痴中产生的,如果她醒来,一定会后悔;也可能,在她醒来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我犹豫很久,决定送她回房,看明天她有什幺动静。
 于是,我用巾沾着温水把她身上的污渍擦拭乾净,并为她穿上衣服。然后抱起娇躯送到她的房间的上,盖好被子,离开她。
 第二天,她睡到近中午才起。见了我,仍然是原来的态度,不冷不热的。我故作关心地问: 妈咪刚起吗?我去为你准备早餐吧。
 她微微一笑,很礼貌地柔声说道: 谢谢!不用了。现在还不饿,反正也快吃午饭了。 然后说: 昨天晚上做了一夜梦,没睡好,所以现在才醒来。
 我丝毫看不出她对我有什幺愤恨、抱怨,显然,她对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浑似不觉。可见那药能使人完全失去神智。
 我故意问道: 妈咪,做恶梦了吗?
 她的脸一红,小声道: 也不算是恶梦!只是一夜都没睡好!
 我幸灾乐祸地问: 妈咪,给我讲讲你的梦好吗?
 她连脖子也红了,如嗔似羞地说: 梦有什幺好讲的。
 我不知趣地又问: 梦见什幺人了吗?
 她斜睨我一眼: 梦见你了!小冤家!
 我又问: 梦见我在干什幺?
 她有些气急败坏地嚷道: 你能干什幺好事!干嘛打听得那幺清楚!
 我调皮地伸了伸舌头,不再追问。心想:这话倒是真的。只是她还不知我的机关罢了。我庆幸自己昨天晚上及时把她送回去,不然,今天恐怕难以收场。
 当晚,我没在她晚饭后的水杯中放药,却悄悄在她头上的保温杯中放了一些。因为我知道她每晚睡前是要喝一杯水的。我想看她在身前无人时,喝了药有什幺反应。
 我十点钟上,和衣而睡。关了大灯,只留一盏头小灯。
 大约十一点钟时,我听到外面有轻轻的脚步声,接着房门被推开,只见一个披着睡衣的苗条的身影飘了进来。我心中窃喜,闭上眼睛假装睡着。
 她走到我跟前,与我亲吻。很快,她掀开被子,为我去衣。我听到了她急促的呼吸声。我被得一丝不挂。我的玉柱自然是十分硬了,高高地向上耸起。
 她骑到我的身上,套了进去,像一位骁勇的女侠客御马飞奔,上下耸动,她细声呻着,娇着,嘶叫着。大约十分钟,她便软倒在我的身上。
 我抱着她一翻身,将娇躯拥在怀里,上下抚摸,亲吻她。她的一只手握着我那仍然很硬的玉柱,玩着。
 这一夜,我的胆子益发大了,变换不同的***,与她一直狂至半夜三点钟,竟不知不觉间拥着她睡着了。到天明我醒来时,发觉她仍然在自己的怀里,睡得那幺香甜。我大吃一惊,怕她醒来,便轻轻为她擦拭身子、穿衣,抱她回房。幸亏她过于疲劳,竟没有醒来。
 我暗喜自己找到了一个随时可以与她的良药。
 于是,每过二、三天,我就设法让她服一次药,我便可以享受一次美人主动投怀送抱、尽情狂的温馨。然后,待她足并睡着后,再为她擦洗、穿衣,抱她回房。
 但是我心中并没有轻松,因为阿兰让我设法使岳母主动就范。现在虽然可以天天,却怎幺说也不能算是完成任务了。
 我只好等待时机。
 这一天,我与她一起在路边散步,她仍是一言不发地走着,观赏着山上的风光。我只好跟在她的后面。忽然,我发觉一辆失控的脚踏车从山上冲下来,眼看就要冲到她身上。车子速度很快,若撞上她,只怕有生命之忧。而她这时正扭头看路边一棵树,没有发觉。我当机立断,猛地将她一推。可是,我却被车子撞倒在地,小臂上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血不止。岳母跪在地上,扶着我坐起来,把我抱在怀里,急得眼泪都出来了,频频呼喊着: 阿浩,阿浩,你没有事吧!
 我笑了笑,小声说: 我不要紧的。妈咪,你受伤了吗?
 她连忙说: 我一点没事,可是你为了救我,自己却受伤了。这可怎幺好!啊,亲爱的,很疼吗? 我笑着摇了摇头。
 这时,有汽车过来,她招手拦下,送我进庐山医院。医生检查后说: 还好,骨头没有受伤。 我的伤口被了十几针,包扎后才回到旅馆。
 这时,已过了吃饭的时间。岳母打电话让侍应生送来了我最喜欢的饭菜,她不让我自己动手,而亲自喂我。饭后,她又拿来一杯咖啡,坐在我的身边,一手搂着我的,一手将杯子送到我的嘴边…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妈咪对我的态度变化了!虽然伤口很疼,但我心里却暖洋洋的。
 这时正是炎热的夏天,加上刚才的事变,我的身上可说是汗浃背了,衣服上也是泥土。所以,她把我扶到上躺下后,对我说: 阿浩,你先休息一会,我去为你准备热水,身上这幺脏,得洗一个澡。 我说: 妈咪,不用了,我的手不能动,等过两天再洗吧。 她说: 不行!天气这幺热,不洗澡怎幺能行。你的手不能动弹,不过,我可以给你洗呀!
 这…这… 我的脸一下红了。
 哇!你也知道害羞! 她妩媚一笑,轻轻拍着我的脸,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
 那天你和阿兰设计强我、又抱着我去浴室给我洗澡时,你想过我会害羞吗?
 我吱唔着,不知说什幺好,脸上觉得更加热了。
 我的小心肝, 她抚摸着我的头发,风趣地说: 妈咪是逗你玩的,看你难为情的样子!哈哈,原来大男人害羞时也很可爱的!
 我说: 妈咪,我身上很脏,怎幺好意思…
 她见我为难,反而把我揽在怀里,让我的头贴在她的前,我感到自己的脸正钦在她的两个房之间,心里一阵冲动。
 她安慰我说: 那天你不是也给我洗过澡吗!而且,我们也曾肌肤相亲,有过一夜之,你的身体我也见过,不必害羞嘛! 说着,搬起我的脸,在我上亲了一下,便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她进来说道: 阿浩,水已准备好,现在可以洗了。 说着,便动手给我衣服。我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无可奈何,因为我只有一只手,只好任她把我个光。
 她用俏皮的眼光看着我,说: 很遗憾,我实在抱不动你,不能报答你那天抱我去洗澡的恩惠,只好请你自己走去了。 说着,牵着我的手,走到浴室,扶我跳进浴盆。她说: 亲爱的,把手举起来,不要了伤口,等我来给你洗。 说着,弯下,水往我身上冲洗,然后用她那柔软的小手,在我全身上下轻柔地抚摸。
 我从她那开得很低的松宽T恤的上口中看见了雪白丰腴的酥、深深的沟和若隐若现双。这美奂绝伦的体,使我不血脉贲张,生殖器一下便膨起来。
 我有些不好意思,连忙用手捂上。她问: 你怎幺了?哪里难受? 我吱唔着,脸有些发烧。她见状,以为我肚子疼,问: 是不是肚子难受了? 说着,拉开我的手。不料,那东西竟雄纠纠地破水而出。
 哎呀!你真坏! 她叫了一声,粉脸一下红到脖颈,不由自主地扭过脸去。
 我抓住她的手,放在我那硬的茎上。她惊谔地急忙把手缩了回去,但稍经犹豫又慢慢地伸出来,握住了玉柱,并且轻轻地上下滑动。过了一会儿,她羞涩地看我一眼说: 你不是受伤了吗,怎幺这小鸟还这幺神气?
 唔! 我低哼一声,闭上眼睛。
第07章
 她两手捧着它,不停地抚摸,说: 哇!你这个东西竟这幺这幺长,一般女子是承受不了的!啊,我的可怜的小阿兰!阿浩,你们时,她叫疼吗?
 我说道: 我看她似乎很疼,不过,当我要停止时,她却说很享受,不让我停下。不知为什幺! 她看我一眼,会心地一笑。
 妈咪,那天晚上我与你时,你感到疼吗?
 她的脸又是一红,在我上轻轻打了一下说: 坏!还自拍偷拍30P提那事干什幺! 稍停,她款款说道: 我那时醉得神智不清,怎幺知道?不过,第二天早上,我确实感到下体肿得很。倒是没有疼,因为,我已不是处女。
 妈咪,我爱你!爱得就要发疯了! 我动情地用那只未受伤的手搂着她细的的粉颈,在那娇美的俏脸上亲吻。她没有反抗,反而缓缓将樱伸向我的嘴,接纳了我的舌头。我听到了一阵阵快的、莺歌燕喃般的呻声。
 吻了一会儿,我又把手伸进她衣服里,抚摸她的房。她没有拒绝。我发现那里滑不留手,已变得十分硬了。
 啊!亲爱的! 过了一会,她挣脱我说道: 你现在受了伤,不要动。你是我所见到的男人中数一数二的美男子,俊雅风,气质高贵。我从见你的第一天起就爱上了你,可恨的是天不作美,竟让你做了我的女婿。你可知道,长期以来,我白思、梦里想的都是能够被你拥在怀里,享受你的温柔和绵,但是理智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现在,我也想开了,反正已经被你占有了,今天你又舍身救了我的命,我是属于你的了!亲爱的,等你伤好以后,随便你要干什幺,我都答应。好吗?
 妈咪,我想娶你为子,你能同意吗? 我趁热打铁地问。
 她羞涩地看我一眼,小声说: 那怎幺可以!不要忘记我是你的岳母! 接着,垂下头,继续为我洗前,好象还有着重重心事。
 妈咪,答应我!求求你了! 我用手端起她的下巴,在她的上吻了一下,看着她的眼睛。
 她娇嗔地说: 好好!我考虑就是了!你这个坏孩子,真能人!
 啊!好妈咪! 听到她同意 考虑 ,我激动万分,总算没有让阿兰失望,等她回来时,我可以向娇显示自己的本事了。
 我又问: 可是,这几天你为什幺总也不理我,对我那幺冷淡?我好痛苦呀!
 她用手抚摸我的脯,说: 我其实比你还要痛苦。一方面,我十分爱你,当然愿意嫁给你,更不会吝惜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你。但是,当阿兰提出要我嫁给你时,我却顾虑我们的关系:岳母怎幺好嫁给自己的亲女婿呢?所以,这几天我一直处于烈的矛盾中。我怕自己的感情冲动起来无法控制,有失大雅,只好故意地疏远你。阿浩,你可知道,这几天里,我有几次都渴望立即冲到你的面前,向你投怀送抱!啊!亲爱的,你知道吗,你是多幺可爱,多幺有魅力!你竟使我这个名望极大的大学教授都渴望拜倒在你的脚下! 说着,又在我的上连连亲吻。
 我用那只好手伸进她的裙子中,两个手指穿过三角的边缘探到了道口。她没有拒绝,身子在轻轻颤抖。我轻轻抚摸着,发现那里已是溪潺潺。她仰脸闭目,紧咬嘴。我知道她现在的望也一定很强烈,便说:  好妈咪,我的伤不要紧的!我现在就想要!给我好吗!
 她推开我,小声说: 乖孩子,妈咪已经是你的人了,随便你干什幺都行。不过,现在你伤得这幺重,不能做烈的运动,要以养伤为重。等你好了以后,我天天都让你尽情地地玩,好吗!
 可是,你看, 我把肚子一,让剑拔弩张的生殖器出水面,调皮地说: 这个家伙在生气呢!
 她向我的玉柱斜睨一眼,粲然一笑,对我回眸送盼。接着,我见她的脸又突然变得通红,那眼神,像是朦胧的醉眼。我激动地又与她亲吻。
 你这个不听话的孩子,怎幺一点耐都没有呢!你伤得这幺重,是决不能做剧烈运动的! 她柔声说: 阿浩,你坐着不要动,让我来哄哄它吧!
 说着,伸出柔的玉手,握住我的玉柱,轻抚慢。良久,她又突然俯下头去,伸出鲜红的小舌头,在那头上轻轻,得我全身颤抖,她遍了它的所有部位,继而她又张开樱口,含在口里,一进一出。我还从来没有接受过口,十分冲动,很快便一阵膨,在她嘴里发了。她竟不吐出,完全咽了进去…
 过了七天,我的伤口已经长好,到医院拆了线,并且能运用自如了。
 从医院回到旅馆,岳母高兴地说: 今天你伤愈复康,我们来庆祝一下! 说着从柜子里拿出几碟小菜,两个酒杯,斟酒,递给我一杯,我们一饮而尽,相视而笑。
 看着她那娇美的笑靥,我完全陶醉了,几杯酒下肚后,我便握着她的一只玉手,笑道: 妈咪,有你这美人相陪饮美酒,人生如斯,夫复何求!
 她喝了几杯酒,此刻粉腮晕红,越发娇滴,闻言,向我抛了一个媚眼,嫣然笑道: 阿浩,能与你这般美男子同桌共饮,我也没枉为女人一场!
 我飘飘然了,端起酒杯,轻呷半杯,将剩下的半杯残酒递到她面前: 妈咪,相见恨晚,知音难寻。你若不嫌我,请饮了这半杯残酒。
 她接过酒杯,启身走到我身旁坐下,盈盈一笑,道: 再喝我怕要醉了。 说着举杯一饮而尽,把酒杯轻轻放在桌上,温情脉脉地注视着我…
 我们就这幺对视着,谁也不再说话。室内一片静寂,彷佛可以听见两个人的心跳。
 我们的心在跳,眼睛里迸出的火星似点燃了心中的望。心跳加快。
 我猛地把她搂在怀里,嘴在她的丹上…
 她娇羞地摆了我的拥吻,娇语喃喃: 我…我不想在这儿…
 火烧火燎、难以自制的我和她,相偎相依地走进了我的卧室。走进卧室时,我看她已有三分痴了。一进房间的门,我就紧紧地把她拥抱在怀里,在她的脸上、上久久地亲吻。她没有反抗,身子在颤抖,双目微闭、丁香半吐,任我拥吻。渐渐地,她的喉中发出了阵阵的呻声。
 我的手伸进了她的衣服内,在那两团峰上捏。过了一会儿,她突然扬起双臂,钩着我的脖颈,踮起脚尖,动情地与我接吻,嘴里陶醉地小声呼喊着: 啊!我的小亲亲!我爱你!爱你!… 我慢慢扯开她背后连衣裙上的拉练,并将那衣服向下拉。她柔顺地放下双臂,紧闭双眼,任我把她的衣服褪下。当连衣裙整个地落到地上时,她的身上只剩下了粉红色的三点式比基尼,雪白的肌肤展在我的眼前。
 我扯掉了那小小的罩和三角。一个羊脂般雪白的玉人展现在我的眼前,像一朵梅花斗雪盛开,何等鲜,何等芬芳!我仔细地欣赏着这位绝代佳人。她发育丰,充女气质。很够女人味的部浑圆似球。匀称修长的双腿,极其漂亮,真是美妙绝伦…肢纤细,峰高耸,背部高傲地直着。光洁、平滑的肌肤上略施粉黛,相映生辉,璀灿夺目。她朱皓齿、含情脉脉,对我莞尔一笑,明亮的眸子后面含情愫。
 我心中一颤,目光下移,看见那光洁柔滑的小腹,情轿软,峰回柳漾。又看见她的美脐,像一个美丽的笑靥,展现在那丰腴的间,难描难述,一点情钟。我的眼睛再往下移,便不再移动了,我又看见另外一朵梅花,千般婀娜,万般旎,藏含媚,不尽娇娆。
 妈咪的皮肤真白,谌称是一个雪人儿! 我轻摸着她的香肩说道。
 我的小玉郎! 她轻抚着我的发鬓,并动手解开我的上衣扣子,使我的脯坦出来,颤抖着偎依在我的怀里,让她那丰雪贴在我的前。我抱紧她,热烈地吻着她的樱、桃腮、酥和椒。她的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在向后仰着,几乎成了九十度,两座峰高高地耸起。
 我抱住她: 啊,你真美! 我的嘴紧紧地贴着她的,然后举起她的整个身子,旋了一个圈,咧开嘴笑了笑,轻轻吻着她的嘴,说: 我的小宝贝,你简直是一个美丽的天使!
 我轻轻抱起这一丝不挂的美女,奔到前,将娇躯放到上。我迅速光了自己的衣服,俯下身,用舌头遍了她的全身。我开始轻轻抚摸这洁白无瑕的玉体。她的眼睫一闪一闪,时开时闭,全身瘫软在上,任我摆。她的肢在扭动,喉咙里【推荐】精品短视频合集系列传出阵阵呻…我的手又在那神秘的三角地带活动。她开始大声呻,呼吸急促,魔镜号***身上弓以与我配合,娇语依依地说道:  快给我,我要疯了!
 我爬在她的身上,茎温柔地滑进她那十分润滑的饥渴的。她 噢- 地呼叫一声,便微闭秀目,低声呻着,肢扭动着。随着我那快的送,她表现出十分欣喜的神情,纤弱的身子在我的冲击下左右摆动着。她伸开两臂,紧紧抱着我,好象怕我逃掉,嘴里喊着: 啊!亲爱的,我爱你!
 她的皮肤是那幺柔软、光滑,她的房,紧贴我的膛;甚至当我深深地进入她的体内时,她的房依然是感的中心。我轻柔地爱抚着这个美丽的女人,她还像一个小姑娘那幺柔顺。

欧美高跟丝袜51【15P】最新汤不热极品网红175九头身长腿嫩模HEELS改名“叫我嫂子”后最新私拍流出 完美露出与激情啪啪 高清720P版美女就喜欢观音坐莲看她那一脸享受的表情[12P]431HONTO-002  りょう S-Cute Honto 精子を饮みたいオンナ[RPG/汉化] 偶像魔法少女育成计划 V1.0完整汉化版 [150M/百度]hunta-752 巨乳过ぎる姉と妹と一绪に温泉に入ったらまさかのフル勃起で近亲相姦[日文/RPG] カオスドミナス パッケージ版 [多空/2.6G/百度]hunta-749 横から手を入れて胸揉みて巨乳になった妹の横乳FC2PPV-1324296  【集団ぶっかけ】ド変态集団と美少女が(云播)(HD1080P)(S-cute)(707_mei_05)色白ロリ巨乳っ子の耻じらいエッチ Mei[MP4/1.04G]--Carib 022520-001 充满爱情的浓厚性 青山はな[VIP1196](云播)(HD1080P H264)(NATURAL HIGH)(1nhdtb00319)学校帰りの无洗少年チ○ポが好きすぎて车に连れ込んでフェラ抜きする変态OL(云播)(HD1080P H264)(SWITCH)(1sw00657)田舎の路线バスでむっつりスケベの纯朴人妻にボインの谷间见せつけられ下半身即反応した僕。SEXに饥えた奥(云播)(HD1080P H264)(人妻花园剧场)(h_1100hzgd00127)心の底から嫌いな隣人に中出しレ×プされ続けた人妻 黒崎みかBY〓每日高画质无水印直播视频㊣合集下载★☆ 【04.02】重金约战外围女模豪乳翘臀小蛮腰 知道怎幺能让男人爽[MP4/567MB][MP4/784.36 MB]4/2最新【中文字幕精品】つずつ夫に重ねる罪と嘘― 大岛优香 //[精品分享]日本步兵の熟女の10部 [4.1][シュクリーン]Mitsuha~Netorare 4.5~[MP4/1.89 GB]4/3最新【亚洲无码精品】100317_153-paco-1080p素人奥様初撮りドキュメント 50 //[高清·精选]女神Genevieve[29P]良家熟妇的夫妻生活[30P]户外街拍人美胸小胆大逼肥鲍粉[17P]【国产RPG/动态/汉化】无冬镇物语 v4.1.4 魔改作弊版【PC+安卓】【4G】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