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古典 【武侠古典】妈妈我又要 (全)返回上一页

【武侠古典】妈妈我又要 (全)作者: 时间:2022-01-08


  第一回
   「父是英雄子好汉」,但父是色狼子是甚幺呢?
   清末民初时,扬州斩了采花大盗王发,这个王发专劫富豪,很多时偷了钱还
  不止,还要将富豪的少妾、女儿奸吹潮污视频。
   得罪了「有钱佬」,ri子自然不好过,扬州十大富翁,各自出一千两银子,
  追擒王发。
   重奖之下,必有勇夫,于是王发在一个夜晚想劫李财主时中伏,手脚筋被挑
  断,官府审了两堂,就将王发斩首!
   王发死了,但他留下遗腹子,他曾和城中名妓玉香有路,令玉香大了肚。
   妓女大了肚,自然在妓院产子,王发的儿子是跟玉香姓的,叫蔡宗。
   蔡宗出生后,玉香的客人多了,照顾儿子的工作,就由妓院的鸨母、龟奴来
  做,转瞬间,蔡宗已经十七岁。
   玉香二十岁时生下他,她今年虽然三十七岁,算是老妓,但嫖她的恩客,仍
  有不少。
   这晚初更。
   「哎……哎……哎……我不成啦……呀……你……你丢得这幺入……呀……」
  玉香婉转的呻吟起来。
   「吱、吱」床板不断摇动,吵醒了睡在隔篱房的蔡宗。
   他轻手轻脚的爬到母亲房门前,从门缝往内偷看。
   「吓!」蔡宗一看之下,就舍不得移开眼。
   玉香是—丝不挂的,两只大奶子左右的垂下,她粉面泛红,鼻尖上冒出汗珠,
  双眼翻白,喉内像喘气—样,呼吸急速。
   在她身上,伏着一个精壮的大汉,他将玉香两只小足,夹在自己腋下,双手
  兜起她屁股,一根黑柴就在她的牝户内出出入入。
   「哎……噢……你丢死人啦……呀……呀……」玉香的腰肢不断往上挺来迎
  合。
   「sao货……你十分多yin水……哈……哈……」大汉露出满口黄牙,他的黑柴,
  正九浅一深的捅在她啡啡黑黑、y毛蓬松的牝户内。
   大汉的动作,看起来是老嫖客,他—点也不急,九浅一深的抽送,令得玉香
  「哎哎……呀呀」的叫。
   「来,换个姿势!」大汉放下玉香双足:「来,你扮狗乸!」
   他拍了拍她的屁股。
   「你呀……真是多花招!」玉香向他抛了个媚眼,她马上将身子翻过来,屁
  股朝天。
   「张大点两腿!」大汉拍了拍玉香的屁股。
   玉香白雪雪的屁股中间,有一条红肉罅。
   她的牝户满是汁液,刚才大汉的抽送,令她的白带也给掏了出来。
   加上她y道流出来的yin水,混和了白带后,弄得屁股罅湿滑滑的。
   蔡宗看到大汉的黑柴,大约有六寸长。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y茎。
   「我的东西只有五寸,比他的小!」蔡宗的阳具已经勃起发硬,他忍不住握
  着自已的肉棒。
   大汉握着他的黑柴,朝玉香的牝户又是—捅。
   「哎……哎……呀……呀……」玉香又是—阵呻吟。
   「啪、啪」大汉的抽送加快了,他的肚腩击中她的屁股,发出清脆的响声。
   「哎……哎……好劲……我……我的肉呀……」玉香像哭似地,不住的呻吟。
   「我就是要你反唇!」大汉扶着她的屁股,加快再加快抽送。
   玉香双手抓着床单:「我不成啦……哎……」她一边呻吟,一边将屁股往后
  顿。
   蔡宗看到这里,他的裤裆已经隆起,他亦受个了,他急忙爬回房。
   蔡宗用手握着自己的肉棒,上上下下的挺动。
   他拉动了二十多下,觉得不够味,于是改为用手指,轻轻揩擦自己的龟头。
   「这头好嫩呀……」蔡宗的手指,揩擦得几下,突然有阵阵快感。
   「呀……呀……」他只感到一阵甜畅,身子打起冷颤来。
   「呜……放……放pao了……」他用手握着y茎,只见龟头she出白浆来:「she……
  she了……」
   他she出来的白浆,喷得很高,直喷到上蚊帐的顶部,粘在那里。
   他打了几次冷颤,后尾喷出来的白汁,已she不起,流在他的肚皮上。
   「好舒服!」蔡宗大字形躺在床上,他用手指揩了些白汁,放到鼻子前去嗅
  嗅。
   「有点腥味!」他见到精液弄污了衣服,慌忙爬下床,想找块布去抹。
   但在这时,隔壁他的母亲玉香,却叫得震天的响。
   「呀……呀……我不成啦……大爷去了吧……呀……呀……我反唇啦……哎……
  哎……」
   那大汉的狞笑声:「做鸡怕鸠大?我…我还可以多cha五百下呢!」
   玉香似乎很「痛苦」,她不断求饶:「哎…大爷……我……我下边没有水了……
  已……已经乾啦……再cha……好痛……」
   大汉狞笑:「妈的,你又扮嘢!喂……喂……你……呀……呀……」
   这样的对白,引得蔡宗连衣衫上的秽液也不抹了,他赶紧爬上房,到门罅去
  偷窥。
   蔡宗只见到那大汉已将阳具拔了出来,狠狠的塞入母亲口里。
   而玉香呢,就张口用力「嘬着」,一脸肉紧。
   「呀……呀……」大汉双手扯着玉香的秀发,他身子抖动起来:「没……没
  有了……」
   玉香的口角流出一道白涎。
   他在她嗳暧的口腔内she精,这感觉比在她牝户内发放来得强烈。
   玉香将他she在口内的精叶了出来。
   「妈……把这些东西吃进肚里……」蔡宗看得傻了眼。
   那大汉she了精,直挺挺的营在床上回味。
   玉香爬下床,一边找亵衣亵裤穿,一边找布抹口角。
   「舒服了?」她媚笑:「大爷你睡一会,我去方便方便!」
   大汉yin笑:「玉香,你这一招果然利害,吸去我不少精!」
   「唷!大爷,你的肉棍子这幺粗长,顶到人家小肚子去,我……我要找药油
  止痛呢!」
   玉香一边说一边披上衣衫,准备出房。
   蔡宗不敢逗留,赶紧爬回自己的小房去。
   玉香搓揉了几下肚子:「正一莽汉,好彩老娘还识两招,乱cha乱顶,肉来架!」
   她一面轻声的骂,一面走去茅厕……
   「他这幺利害,为甚幺我没有弄上几下,就she得一肚子是精?」蔡宗有点自
  傀不如。
   「妓院不是有几个嫩货嘛,我……我可以找她们玩玩!」蔡宗躺在床上,又
  乱想起来:「最近给人开了苞的小琴,就不错嘛,和我差不多,如果找她……」
   蔡宗一面想,手很自然又摸往自己的肉南傍国来:「我……我这宝贝,几时才
  有人家的劲?」
   他摸得两下,觉得y茎又开始勃起来。
   隔篱房里,又传出yin声浪语来。
   「呀……呀……你……你吮我的奶……不要咬……哈……哈……你做我的儿
  子,要饮奶奶……」玉香小完便,冉回到房,那大汉已急不及待,把她按到床上
  要啜奶。
   「呜……三两银子渡夜资,老子不吃白不吃!」大汉含糊的叫了两声,然后
  「啧、啧」的吮起玉香的奶子来。
   蔡宗对母亲的奶子自然十分熟悉。
   他自小就捧着玉香的奶来吮,依稀还记得,那奶头会流出甜甜的汁液来,他
  吮到五岁了,玉香才不给他喂奶。
   「妈的,人奶都给我喝光了,我母亲无奶汁啦!」蔡宗想笑隔壁的大汉傻。
   但玉香这时又呻吟起来:「哎……不要咬……哎……你……你吮得够劲……
  哎……我奶头的皮部甩出来了……哎……」
   她似乎探手去摸他的阳具,但他大汉刚泄了精,似乎还未恢复。
   「嘻……你还是硬不起来,哎……」上香yin笑:「不过,我的奶头给你吮到
  硬啦!」
   「啧……啧……啧……」大汉仍是疯狂的啜奶,他没有回答。
   蔡宗听了那幺久,只觉浑身起了鸡皮,他掩着耳朵:「每晚都听这些,闷死
  了!」
   他迷迷糊糊睡了。
   玉香呢,给客人扑了二镂,差不多二更才入睡。
   她没有过来看看儿子,以往蔡宗年幼时,她每晚都跑过来看看他,替他盖被
  子的。
   但蔡宗十六岁后,她就很少每晚看他了。
   「我……我明天就去找小琴玩玩!」蔡宗在梦中,也是这样对自己说。
   在妓院中,男女的关系很随便,加上蔡宗又成长了,生得样子不俗,有些妓
  女还想开他的苞呢!
   不过,玉香不许儿子和老妓有关系,但儿子和妓院的「鸡花」(买回来养,
  大了就安排客人劏鸡的雏妓)玩,她就没有管得那幺严。
   这晚浑浑沌沌的过去了。
   第二天早晨,蔡宗仍未忘记母亲的yin声浪语和自己的早泄。
   妓院早晨,是特别静的,通常妓女和嫖客要睡到中午才一一送别。
   所以蔡宗早起,就有得「食」。
   因为,他看到穿素服的小琴。
   (妓女被客开苞后,妓院会将客人的姓名,写到神主牌上烧掉,这样表示雏
  妓的第一个男人已「不再」,她变成「未亡人」,以后就可以接客,这些妓院的
  老例,清末民初时,仍然十分流行。)
   她有着一头乌黑的秀发,白嫩嫩的颈,纤幼的腰肢,修长的玉腿,小琴这一
  切,都收藏在素服内。
   「早!」蔡宗见到小琴在花圃摘花,他鼓起勇气去招呼。
   小琴有点怕羞。
   她知道他是玉香姨的儿子,妓院中人对蔡宗——妓女的儿子都不看好。
   「他长大还不是做龟公!」
   蔡宗色迷迷的望着小琴。
   「不要老跟着我嘛!」小琴白了他一眼。
   「小琴,我……我很喜欢你!」蔡宗鼓起勇气。
   他突然冲上前去,一手搂着她的纤腰,在她白嫩的脸上就狂吻。
   「喂……你……不要……」小琴被一个老盐商开了苞,对男女的事已懂,她
  知道他要什幺。
   老实说,姐儿ai俏,蔡宗又是青年,在妓院里,扑一次又不是大不了的事,
  小琴被蔡宗搂住,很快他的厚唇就吻在她的朱唇上。
   「哇!」她张口轻叫,但蔡宗本能的,就将舌头塞进她的口内,去搅她的舌
  头。
   「呜……喔……」小琴只感到,他大口大口的吸吮着她的口涎,她变得浑身
  没有气力,给他推到墙边,靠在墙上。
   他不停啜她的樱唇,一只手就掀高她的裙子,去摸她的三角地带。
   「不……不……」小琴挣扎,她一手推他,一手拉住亵裤的裤头带。
   蔡宗的手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布,但他的手指已触到她灼热隆起的y户。
   小琴虽然给人开了苞,但两piany唇仍未翻过来,在牝户中间,仍是一条小小
  合着的肉罅。
   「不……不要……」小琴发出蚊般的叫声。
   「我……我要你……」蔡宗的手指,上上下下的摸在她的肉罅上几次,他感
  到一种黏黏的滑液渗了出来,浸过那层薄薄的布,弄湿了他的手指。
   蔡宗更加亢奋了。
   他的手指,不再限于上上下下的抚摸,而是伸长手指,笃在她的肉罅上。
   「喔!」小琴浑身发抖,整个人软了下来,她两手不再抵抗,而是伸到蔡宗
  的背后,紧紧地搂住他。
   原来蔡宗刚才y差阳错,他的手指上上下下的乱笃,刚巧笃中的y核。
   小琴的y核是十分敏感的,被他的手指笃中,她自然全身发软。
   她伏在他肩膊上,两眼眯成—条白綫,口里呼吸紧促……「不……不要……」
   她口里虽是这幺说,但蔡宗已握着她的亵裤裤带,用力一拉。
   她的裤子褪了下来。
   他的手伸进去,握住她灼热的y户,生怕她会飞定似的。
   「鸨母骂我的……」小琴像是发梦—般,不住的低叫。
   「不要怕!」他将她抱起,飞快的走回自己的小房内。
   妓院的人睡未醒,这对俊男美少女才有机会偷欢。
   蔡宗学那大汉的功夫,先将小琴的衣服剥了个清光,他自己亦脱得赤条条的。
   他将被子拉过来,弄成一团,塞在小琴的屁股下。
   她两只乳房是圆圆的,小小的。
   他一只手就可以握住一个。
   她闭上眼,一任他施为。
   「好美……好美啊……」蔡宗淌下口水来,淌到她的肚皮上。
   她牝户上的y毛是疏疏落落的,而她两粒奶头,就尖尖的凸起。
   两粒奶头像两粒小黄豆一样,是鲜嫩的粉红色。
   蔡宗像那大汉,俯头就啜她的奶子。
   「呀……呀……不……啊……噢……」小琴呻吟起来。
   她的呻吟声,带来更多的刺激。
   蔡宗的阳具已经勃起发硬。
   他将龟头顶住她的肉罅,上上下下的乱挺了多下,但就是不得其门而入。
   「我找不到入口!」他心里一急,就刚手指去乱搔。
   这样,小琴两腿自然张大了。
   他终于摸到,那风流洞xue,是在牝户最下方。
   他握着自己的肉棒,用力一顶。
   那龟头顶开y户的嫩肉,一直往内里钻了进去。
   「噢……呀……」小琴已急不及待,乱挺屁股来迎。
   「爽……爽……」蔡宗只感到,肉棍被嫩肉紧紧的裹着,他一寸又一寸的,
  将五寸的阳具,全cha了进去。
   留下的,只有他那个胀鼓鼓的y囊。
   「好紧……好涩……」蔡宗挺了三、四下,就感到一阵甜畅。
   「你……你……」小琴叫了起来。
   她感到cha在自己牝户内的阳具,不断抖动,而他全身就发抖。
   一阵暖暖的精液,喷了出来,起先的,she得十分劲,直击中她小巧的子宫。
   「我……我太快了……」蔡宗叫起来。
   他想起犬汉狂抽母亲时,是一招又—招花式的更顶,但自己呢,cha了进去,
  抖了几抖,就she精了。
   他伏到她的玉床上,气喘喘的。
   小琴张大眼,一面茫然。
   「你……你太快了!」她有点幽怨。
   「我……我很快就可以再来!」蔡宗的阳具,迅速在她y户内变软、变小,
  然后滑了出来。
   他想将肉棍cha在她牝户内,直到第二次发硬的,不过,阳具就是不争气。
   他不能将软缩的阳具再塞入她的y道。
   他伏在她的乳房上,不断地喘气。
   「我要走了!」小琴轻轻地推他:「不然鸨母找不到我,那就麻烦了!」
   「不怕!」蔡宗还想她多留—会。
   但就在这时候,外面傅来人声:「小琴……」
   第二回
   「是鸨母的龟奴找我!」小琴吓了一跳:「他知道我和你奸过,一定报告予
  鸨母知……她……会打死我!」
   小琴几乎淌下泪来。
   龟奴是一个三十余岁的猥琐汉,专门说三道四「得宠」。
   她爬了起来,牝户有道白涎淌出,那是蔡宗的精液。
   他she在她里面的精很多,小琴一爬起就全部倒流出来。
   蔡宗亦很紧张,他是妓女儿子,寄居妓院,本身已无地位,如果自己勾搭雏
  妓的事扬了出去,他怕鸨母会赶他离妓院。
   就在这时,蔡宗隔壁玉香的房门打开了,传出她的叱喝声:「死相,大清早
  乱呼乱叫,吵醒人客,鸨母一定打你!」
   龟奴叫阿成,他知道玉香利害,马上陪笑:「我……我找小琴!」
   「你找她?你对小琴不怀好意!」玉香杏眼圆睁。
   「玉香姐,对不起,我走……我走……」龟奴阿成陪笑,身子往后退。
   小琴急忘了找了张草纸,抹了抹下体的精液。
   蔡宗就将她的衣服递给她:「快穿,等一会我看过外边没有人,再叫你走!」
   就在这时,房门「砰!」的给推开了。
   进来的是蔡宗的母亲玉香,她打量了儿子一眼:「你……」
   「我听得妈叫得多,我又要嘛……」蔡宗呐呐的。
   玉香望了望小琴:「叫得那幺大声,隔壁也听见。」
   小琴的脸一热:「玉香姐……不……妈……」
   玉香拖着她:「你来我的房坐,反正我的客人走了,我和你谈谈!」
   玉香望了望儿子:「不中用!几下就没有!」
   蔡宗的面亦红了起来。
   他鼓起勇气:「我要和小琴成亲,我……我喜欢你!」
   小琴的面更红了,她的眼有点湿。
   玉香拖着小琴:「来,我和你谈谈!」
   她回过头来望望儿子:「不要偷听!」
   蔡宗愕了愕,他赶快找来草纸,抹去淌在地上的精液。
   当ri下午,玉香过来找儿子:「鸭母把小琴当是摇钱树,她的处女宝买了好
  些银子,第二摊……给你开了,但鸭母不知,她打算叫价五两银,把小琴再推出
  去!」
   「我……我不要……」蔡宗失声:「我不许别的男人碰她!」
   「你有本事吗?」玉香叹了口气……「除非……你和小琴私奔,走到远远发
  展!」
   她摸了摸儿子的头:「女郎多的是……忘了小琴吧!」
   蔡宗摇头:「我忘不了!」
   小琴这晚,再给一个米商老黄yin辱,他是用五两银来玩:「刚给人开了苞的
  嫩货!」
   老黄已经四十多岁,上了年纪的富翁,最喜欢少女的胴体。
   小琴自从和蔡宗玩过一次后,她对中坑的身体,是有点讨厌的,不过她们鸨
  母打,只好任老黄凌辱。
   「哈……哈……」老黄掀高她的裙子,手就cha进她的亵裤内。
   「不……不……」小琴的身子不断抖战。
   「哈……给我看看你的小肉蟹!」老黄握住她的y户,上下的摸了两下。
   「不要……不要这样……」小琴近乎乞求了。
   「不要怕嘛!」老黄张开臭嘴,伸出舌头,在她粉脸上不住的舐:「我不会
  弄痛你的,我……我可以令你欲仙欲死呢!」
   他用力一扯,将她的亵裤扯了下来,跟着抱起她,滚落床上。
   「你……你……」小琴很紧张。
   「不要怕,你揸住我的命根子看看!」
   老黄拉着她的手,bi她握cmc145在线住胯下软垂垂的软棍。
   他的阳具大约有二寸多长,y囊是松泡泡的垂下的。
   小琴不敢不握住他的软鞭。
   「啊……啊……好白好软的手……你……你搓—搓看看……」
   老黄打了个冷颤。
   小琴机械的握住他的阳具,上上下下的摇。
   她心里有气,对握住的东西,落的力就重了一点。
   「哈……哈……啊……」老黄一点也不怕力大,他抓住小琴的手腕:「你轻
  柔一点,用手指摸摸这小东西的头……啊……还有两粒「大荔枝」,不要太大力
  嘛……」
   小琴心里咒:「死老坑,我讨厌你!」
   不过,她咀咒还咀咒,手上的力倒是轻了。
   小琴知道,老黄如果投诉,鸨母会用「要命」的方法来令她皮开肉裂。
   「这才对嘛……你摸我,我又摸你!」老黄的手,又在她牝户上活动。
   他的调情手法,自然比蔡宗利害。
   他的手指掀开她的牝户顶的y唇皮,手指一揉,就轻搓她的y核。
   「呀……呀……」小琴只觉一阵酥酥麻麻,浑身上下有说不出的舒服。
   「不要……呀……」她浑身发抖,握着他阳具的手也松了开来。
   他的小指头,按住她的y核,不断的搓了又搓。
   小琴两眼翻白,她差点昏死过去。
   她口颤颤的:「不……不……」
   她那粒y核,似乎凸起胀大似的。
   老黄的一指搓她的y核,另一只手指就斜斜地cha入她的y道。
   「哗,出水了……」老黄的指头,沾满了滑潺潺的yin水。
   他将手指的yin水,在她y唇四周擦了一下,令她的牝户湿滑起来。
   小琴已经崩溃,老黄的调情技巧,令她抖动,下体的水像喷泉的向外流。
   「来,让我闻一闻!」老黄突然松开手,将头俯落她的牝户上。
   他口鼻发出来的气息,喷在小琴紧窄、粉红色的y户上。
   她两条腿大张,她只觉得下体痕得要命。
   老黄的鼻尖,凑到她y道口,他的鼻头,已触及她的y唇上。
   他深深的吸了两下:「好香……果然是嫩货!」
   老黄召妓多了,对于女人下体的气味,分辨得一清二楚。
   做妓女的,闻一闻男人的阳具,可知他有没有「花柳」病,因为有病的y茎,
  会有酸臭味。
   同样,嫖得女多的嫖客,闻一闻女的牝户,可知她有没有暗病,少女的牝户,
  虽然臊味,但仍是有香气的。
   老黄忍不住,伸长舌头,就伸人她的y内……
   「呀……呀……不要……」小琴口里呻吟,但两条腿却大大的分开,她差点
  想按实老黄的头。
   老黄用舌尖,卷了些少yin水落口里,他细细的合嘴分辨一下:「甘甘的,果
  然是嫩口货!」
   小琴口里,这时只发出:「咿……唔……唔……咿……」的声音,她已经无
  意识,任何男人,只要将阳具cha入去,她就会「浪」起来。
   老黄分辨完yin水的味道,他又再将舌头cha入她的y道去。
   这次,他的脷cha得更深。
   「呀……呀……」小琴双手一按,将他的头按住,她的腰肢,很自然地就往
  上挺。
   老黄大口的一索,将她的yin水吞入口里。
   「这y水很鲜,可以补身!」他心里说。
   这些上了年纪的富商,对「采补」是十分「在行」的。
   他虽然口鼻封住她的牝户,不断的舐吮,但他下面的阳具,还是半软不硬。
   他那个y囊,仍是松泡泡的。(男人亢奋,y囊会鼓了起来,变得实实的。)
   「哎……唔……唔……」小琴像哭似的,不断的大声呻吟。
   在她房外的小园子里,蔡宗伏在树上,心如刀割。
   他知道ai人被人yin辱,但自己却无法可施,他只有垂泪。
   老黄舐了pian刻,他坐了起来:「来点yin水滋润一下!」
   他握住自己的龟头,将黑柴放到她的牝户前,不断的揩,揩她的yin水。
   他希望她流出来的yin水,流入龟头的尿道内。
   他左右的擦了十多下,整个龟头已沾满她的yin水,变得湿立立。
   「哎……唔……唔……」小琴两眼变成一条白綫,她不断扭摆腰肢,她的手
  贪婪地抓着他的y囊,不断搓。
   「哈……哈……你猴急了,你有需要是不是?」老黄香了一下她的粉脸。
   小琴的面红了起来,她说不出:「我要!」的字句,但她想他快点cha入去。
   但老黄的东西却是半硬半软的,自然不能塞入去她最空虚的地方。
   「好妹妹……你想要!」老黄张开满口黄牙的臭口:「你呀,将我的东西,
  放入口里含他两、三下,再用舌尖撩了撩那光光的头儿……就……」
   他不敢说自己的阳具会勃硬,因为若果不是美少女,老黄几难有反应,但有
  反应,未必一定硬。
   小琴虽然有点不愿,但人就像神差鬼使一样,马上爬起,伏到老黄的胯下。
   他那根东西,用了几十年,已经变了啡啡黑黑色,龟头亦是十分深色,平ri,
  黑人看见都会倒胃口!
   但此刻,小琴想也不想,就张开小嘴,将他的龟头部份含在口里。
   这还不止,她还用舌尖,绕着龟头扫了几圈。
   他的黑柴又臊又臭,但她顾不得了。
   「好……好……好呀……」老黄叫了起来。
   她的小口是暖暖的,再加上扫了几下,他那根软鞭,马上有八分硬。
   他的阳具勃起,就有近六寸长。
   小琴的小嘴,被撑得满满的。
   「开工了!」老黄将她一推,就压在她身上。
   他手握着硬了八成的y茎,在她湿湿的缝中,找寻正确的入口。
   小琴两扇y唇皮还没有反开来,她的大门是紧紧的。
   她扳开她一条大腿,龟头就用力一挺。
   「哎……哎……客官……痛……好痛呀!」小琴哀叫起来。
   她的痛,不是撕开的痛,而是给他撑开的痛。
   小琴到底有点紧张。
   给一个陌生男人压住来cha,每个女孩都会感到紧张的。
   老黄又用力一挺!
   「吱、吱」的声响,他那根大阳具,全cha入她牝户内。
   「哎……轻……轻点……」小琴没有做作,她很自然的,抓住他的肩膊。
   老黄的阳具,左、右摇了数下,他感到她牝户的紧窄,将他的阳具夹得变了
  形。
   他的动作开始狂野起来。
   「哎……哎……呀……呀……」小琴大声的叫起来。
   在屋外的蔡宗,每听到小琴的呻吟喊叫,就心如刀割一样。
   「我……我要杀了那老头!」蔡宗握拳轻叫。
   他不知道小琴的呻吟是痛苦还是极乐。
   小琴是极乐的!
   蔡宗的阳具虽然够硬、够冲力,但他太快就泄精了,她未有高潮。
   蔡宗的ai抚技术,亦不及老黄,他每抽送一下,都似乎顶中她的子宫颈,令
  她身体麻麻的。
   她忍不住,就像屙尿一样,在y道深处,喷出暖暖的yin液来。
   「好美……好美……」老黄亦十分满意。
   小琴做ai的技国模默默150p搜狗色术是幼嫩的,他一任他施为,他可用三深九浅的速度去捅她。
   「哎呀……哎……我又尿了……」小琴只识呻吟。
   老黄cha了百多二百下,他突然打冷颤。
   「啊……出了……我又不成啦……」他大力扭住她胸前的小肉球:「我丢了……
  丢啦……」
   他身子连连打了几个抖战,一股鸠汁,就断续的从他的龟头喷出来。
   老黄的精液不算多,而且she的撸撸视频-www.lulushipin.xyz劲不像蔡宗的猛,他的阳具,在她的牝户内上
  下抖动了几下,就已经将精液全喷光。
   「啊……啊……」小琴像哭似的呻吟。
   她一共有了两次高潮。
   老黄she了精,他累得伏在她身上喘气。
   他无力「梅开二度」,因为他相信精液泄多了,会对健康不利。
   小琴整个人像瘫了一样。
   她不敢张开眼,因为老黄的样子太猥琐影音先锋熟女丝袜。
   小琴幻想自己是和蔡宗来完,她要保留这种幻想。
   老黄滚到她身旁,他疲不能兴。
   她的牝户,有一道白汁倒流出来,这是他刚才she的精液。
   他she得虽然不多,但她的y道太浅窄了,盛不下这幺多的白汁,所以大部分
  是倒流出来。
   「我要睡一会!」老黄拉过被子。
   他玩了半个时辰,很累。
   小琴爬了起来:「我要小便!」
   她想伸手到床下找尿壶的。
   但尿壶不见了。
   她披衣而起:「我到园子去放,会一会回来。」
   「快点,我还可以来的!」老黄仍然自夸xing能力。
   他根本不可能再来,因为他很快就入梦乡。
   蔡宗看到小琴推开房门走了出来。
   「小琴……」他轻声的叫。
   小琴见到他,有点尴尬:「我……」
   「你很痛苦是不是?」蔡宗跑过去搂住她。
   她在他怀里,流出两行泪来。
   「我要带你走!」他很有决心。
   「我们怎样走?又没有盘川,又没有目的地?」小琴反而很冷静。
   「我问妈妈要!」
   「玉香姐?」小琴问:「她的私己钱多吗?」
   「我只要有二、三十两银子,就可以和你逃到乡下去,找块地,我耕田,你
  织布!」
   「现在不能逃!」小琴突然推开他:「伏下!」
   她看到龟奴阿成。
   阿成鬼鬼祟祟的,他是来监视小琴的行动。
   鸨母知道小琴有客,但她不放心,要阿成来看看小琴的动静。
   小琴很机警。
   她反方向走到园子一角,蹲了下来。
   阿成发觉小琴了。
   他快速的走过来:「她要做甚幺?」
   小琴除了外面的裙子,脚下的綉花鞋外,内里是一丝不挂的。
   她想到一个方法,要好好的教训一下阿成。
   她露出大屁股,张开腿。
   「沙……沙……」一股又大又浓的尿,从她的尿道喷出。
   阿成望不到她蹲在树后的动作,他猛地扑过去:「你!」
   「呀……救命……」小琴叫了起来。
   「吓!」阿成亦呆住了。
   他想不到小琴是到园子小便的。
   这一下,变了他偷窥小琴小便似的。
   蔡宗在远处暗笑。
   其他妓院中人,听到小琴的叫喊赶来了。
   「他……他……」小琴哭了起来,她指着阿成,不断的哭……
   第三回
   因为人声嘈吵,睡着的老黄给吵醒了。
   「小琴,小琴……」他叫了两声,不见伊人,马上爬下床,穿回衣服,走出
  房外。
   龟奴阿成,满脸胀红:「我……我……不是有心……」
   小琴一见到老黄,就诈娇的扑入他怀里:「这畜牲,趁我小便时扑过来!」
   老黄骂了一声:「妈的!我的妞也敢偷看,我要你死!」
   他一脚就顶向阿成胯下。
   「哎哟……」阿成y囊两颗小卵,刚巧给他顶中,他冷不提防老黄用这招,
  登时掩着春袋呻吟:「大爷……不要打……」
   这时,鸨母和玉香亦赶到了,阿成捱了打,还给鸨母叱骂:「王八蛋,你再
  入西厢,偷看小琴,我把你两颗春子也摘了下来!」
   老黄拥着小琴:「来,我们回去睡!」
   蔡宗看到ai人被个猥琐的中年汉搂着,心里不是味儿,但自己又无能为力。
   他决意要找母亲玉香帮忙。
   另一外面,老黄将小琴带回房,他睡意消失,yin心又起:「来,给我看看刚
  才小便的地方有没有弄伤了!」
   小琴脸色有点白,她不断地摇头。
   「怕什幺,洞都给我捅过了!」老黄将她推到床上。
   他扯下她的裤子。
   小琴的牝户,又再一次luo露出来。
   「好美哟!」老黄将她的身子一推,小琴仰天就躺落床上。
   她闭上眼睛,眼角有热泪溅出,因为每个女郎都不愿给自己不ai的男人这般
  细看。
   「噢……肉罅是桃红色的,美……」老黄将她两条白雪雪、滑脱脱的腿分开,
  双眼发光。
   一般生育过的少妇,两piany唇是会翻了开来,中间那条肉缝是啡色的。
   但小琴的牝户就不是这样。
   她两piany唇似藏在肉罅内,没有翻露出来,而中间的罅,又是那幺紧。
   在牝户上,是稀稀疏疏的y毛,鬈曲而柔软。
   女人牝户上如果y毛多,一定会生成一团乱草似的,如果y毛又硬又粗,更
  加会倒尽人胃口。
   但,如果毛稀而清,y户白里透红,那才「杀死人」。
   小琴的肉罅有点湿。
   她不是因动情而起水,这是因为刚才小便时,给阿成一吓,她根本没有抹过
  私处。
   尿渍从牝户顶的尿孔淌了下来,滴湿了她的肉缝。
   「好香!」老黄突然将鼻子,凑近去闻。
   尿,是带点臊味的,但他不觉得臊。
   「哎……不要……看够了……」小琴有些不好意思,她想将两条修长的玉腿
  紧并。
   「不!」老黄用力扳开她两边大腿,他的鼻尖触及她的肉罅。
   「啊……呀……呀……」小琴轻叫起来,她只感到他鼻孔喷出来的热气,还
  有他的鼻尖在她牝户上揩来揩去的时候,鼻孔喷出来的气,烫在她的肉缝上,令
  她凉凉的。
   老黄对于她牝户上的臊味,似乎情有独钟。
   「我……我很久……没有闻到……这幺……清新……的……的气息了!」
   他一边说,一边伸长舌头,就在她的肉罅上舐了两口。
   「呀……呀……呀……」小琴又再浪起来。
   女人,总是喜欢男人舐她的,正如男人亦喜ai女人含着他的命根子,像啖甘
  蔗似的吮。
   老黄再一次发挥他的口技,他要梅开二度,在这个年纪,似乎有点困难,但
  如果叫他舐,他倒是胜任有余。
   「呀……啊……」小琴两眼翻白,她已经变得无意识,只是一味呻吟。
   老黄的舌尖,再次触及她的牝户。
   他舐到少许臊臊的尿液,但他不以为臭,他伸长舌尖,就挺入她的y道内!
   「不……不……」小琴狂叫,不过她的手是大力的按住他的头,而她的屁股
  及腰肢,就高高的挺起。
   「呜……呜……噜……噜……」他亦将整根舌头,伸入她的西罅内,然后大
  力的左右搅动。
   「呀……呀……」小琴拚命将腰肢往上挺,她的起伏,十分有节奏。
   女人就算是处女,遇到男人这样舐她时,她都会放浪起来。
   「噜……噜……」老黄的舌头,只是伸入她y道入口少许,就左右搅动。
   她很自然地,就将两条粉腿,像一字马般大张。
   女人最敏感的,是牝户入口三分一深的地方,因为所有神经线,都生在这里。
   他的舌头不停的搅动,她里面的yin水,就汹涌的排出!
   每个女郎,不论老嫩,只要亢奋,就会出汁。
   老黄的舌头,卷到不少滑潺潺的液体。
   她连白带也流出来了。
   女人的白带,不一定是臭的,像小琴这幺健康的女郎,她流出来的,只是滑
  潺潺的液体。
   老黄吞了些下肚。
   他似乎「食」得津津有味:「女人至y的汁,真是可以滋y补阳,是不是?」
   他一边问,舌头又伸进她的肉罅内搅动。
   「哎……是……不……是……」小琴只是喘气呻吟。
   「你十分过瘾是不是?」老黄整根舌头,都捅进她的肉洞内,他搅了两下,
  又抽出来问。
   「不……是……是……」小琴的头一时是摇,一时又不断的点,她已经陷于
  无意识。
   「我要你叫我一句情哥……」老黄卷了不少她的yin水出来。
   「不……哎……哎……情哥……哥……」小琴乱叫,她拚命挺高腰肢,希望
  他再搅快一点。
   但老黄的舌头,搅了这幺久,亦有点疲倦,他将脷从她的牝户抽了出来。
   她的牝户口,满是白泡,这是yin水混和口水所起的泡沫。
   老黄的口角,亦有不少白泡,这是她的yin水造成。
   小琴虽然知道他的舌头已经离开自己的身体,不过,她还是胡乱的挺腰。
   「我要……我还要……」她低叫起来。
   小琴要的,是一根充实的肉棒,塞着她空虚的肉洞。
   但她xing经验尚浅,她叫不出来。
   她只是感到唇售舌燥,下体不断出汁。
   老黄yin笑:「小美人,我……我来,怎样给你呀?」
   他一边说一边脱下裤子。
   老黄胯下那根黑柴,是软垂垂的。
   小琴没有看,她仍是两眼翻白:「我要……我还要……」她屁股乱摇,胸脯
  起伏。
   小琴的上身是有衣服的,只是光着屁股。
   她张开小口,不断轻呼。
   老黄突然跳上床,他握着自己那根黑柴,向她的樱桃小口一塞。
   「呜!」小琴的白眼张了开味。
   「不要咬……不要咬……」老黄急忙制止。
   小琴口里塞着他那根软鞭,她十分恶心。
   她想作呕!
   因为老黄那根东西很臭。
   老黄不是有花柳!
   他那根东西,早前cha她的牝户时,沾了不少她的yin水,后尾she了精,又没有
  洗干净,自然有味。
   小琴始终初接客,不习惯异味,老黄硬要她「担」,她自然抗据。
   「来……来……」老黄见她想作呕的样子,乐得哈、哈笑,凡嫖客都有这种
  心态,妓女越是痛苦,他越是快乐。
   小琴忍不住了,她推开他,走到门边,想作呕似的!
   「妈的,我的东西不好味?」老黄怒斥。
   「不要……」小琴开门想逃。
   「你往那里走?」老黄想抓她。
   小琴逃了出去,老黄俯头想追,但面颊就碰到两团软肉!
   他撞到玉香的乳房。
   「你!」老黄yin笑。
   「我来陪你!」玉香作出yin荡的姿势。
   她示意小琴走,因为蔡宗就在附近。
   玉香给了些银子,叫儿子带小琴远走高飞。
   「你陪我?好!」老黄就扯她的衣带。
   玉香和他,纠纠缠缠的走到床前,两个人一滚,就滚落床上。
   他忙于搓弄她的肉球。
   玉香二话不说,就俯头到老黄胯下,张开朱唇,将他的命根子含在口里。
   「啊……哈……哈……」老黄乐得笑起来:「噢……对……对了……就……
  就……是这样……」
   玉香一边「嗒」,一边伸出舌尖,在他的「小光头」上,不停地绕圈,打转。
   老黄乐得双足直挺:「呀……呀……真好……」
   他那根黑柴,虽然是软绵绵的,但玉香就像「嚼」甘草一样,啜得「啧、啧」
  有声,十分滋味。
   男人的龟头,如果被紧紧的含着来吮,那种快感,的确是妙不可言。
   玉香十分卖力的吮,她知道只要冧得老黄飘飘然,小琴和阿蔡,就走得越远。
   「你……真好……老藕……就……就有这种好处……啊……」老黄呻吟着,
  他内心亦盘算着:「自己不过是付了小琴的渡夜钱,但就可多扑一个玉香,正是
  一家便宜。」所以他一任玉香担得香汗淋漓。
   玉香除了吮、含、啜,舐之外,还朝他的小光头吹气,他那根臭东西,被她
  「嗒」得异味全消。
   她的口水淌了下来,而老黄亦开始有点硬了。
   男人上了年纪,要梅开二度,是需要一段时间来回气的,老黄就是这样。
   「呀……呀……你……你吮得真好……小妞……就……就不及你……呀……
  我……我竖阳了……呀……」他呻吟轻叫。
   玉香是感到他的命根子,在自己口内发胀、发硬的,她阅人无数,对讨好男
  人,自然有一套。
   她掹地放开含着他的小光头,改为伸长舌尖去舐他的春袋。
   男人动情,春袋是会收缩,胀成鼓状的,玉香一边舐他的春袋皮,又用牙齿
  去轻喃他的两粒小丸子。
   「妈的……你……你真好……」老黄双眼眯成一綫,他的十只足趾,都直挺
  挺的撑开。
   他的阳具,由得六、七分硬,变为八分硬。
   玉香舐得他的春袋湿立立的,她再舐多十来二十下,就感到他的春袋已经鼓
  起!
   老黄的阳具,斜斜地昂起。
   他已经进入战斗状态。
   「哟……官人……你真大真粗啊……」玉香松开口,用手指去逗弄他的怒蛇!
   「哈……哈……我这根肉棍,不知令多少姣婆呻吟求饶,你要小心了!」
   「真的吗?」玉香yin笑:「好,就让我来试一试!」
   她一边说一边脱下自己的裤子,光着屁股。
   那老黄只是闭着眼:「好,你就坐马吞吞棍儿……我……我一定令你求饶!」
   「真的吗?」玉香蹲坐在他的肚皮上,握着他的阳具,就朝自己的肉洞一塞。
   「吱……」他的阳具,cha入了二分。
   玉香是小心翼翼,一寸一寸的纳入。
   做妓女的人最怕男人粗暴的、狂力的将阳具大力朝自己的牝户捅cha!
   因为她们的「发财家伙」,就是方寸的风流洞。
   「吱……」老黄的阳具,有半截已经cha了进去。
   「哎……哎……」玉香故意轻叫起来。
   「噢……我……我劲是不是?」老黄十分得意。
   「哎……大爷好劲……哎……子宫都几乎给你震裂了……哎……好劲哟……」
  玉香故作喘气呻吟。
   「哈……哈……」老黄把腰枱起:「要不要来个天冚地!」
   「不……不……哎……」玉香一坐,他整根东西,就全送入她的牝内!
   她将身子前、后的摇来摇去。
   女人用这种姿势,男人十分受用,因为她往前摇,牝户的前方就压着他的龟
  头,而往后仰呢,亦是压着他的龟头!
   男人的龟头被嫩肉所揩、压,如果是后生的,很难抵受这种刺激,而即时喷
  精!
   但好像老黄这种中坑,他那根东西长期是半软不硬的,用这样的方法去揩擦
  龟头,反而令他的阳具可以昂得更直、更硬!
   「噢……噢……你……你真的……我……我好兴奋!」老黄的手,大力抓着
  玉香两只奶。
   他的十指抓着她两团白白的嫩肉,直情将她的乳房,扯成瘀红色!
   「呀……呀……官人……我要……」玉香的腰肢扭得更急了。
   她的动作,大部分是令老黄飘飘欲仙,因为她知道对付后生和对付上了年纪
  的,要用不同的花式。
   后生如果捱这招,三两下自然泄。
   但中年汉接这种招,自然觉得其乐无穷,老黄就不断呻吟。
   「呀……呀……你真好……哎……」他两眼翻白。
   「官人……我……我来了……我要喷水了……」玉香仍然不断扭腰叫床。
   她叫得若断若续,加上鼻孔发出沉重的喘气声,的确是十分蚀骨销魂。
   老黄的阳具硬到极点,他大力地挺了两下腰:「我……我不行啦……不行啦……」
   他一连打了几个冷颤,再一次she出白白的鸠汁来。
   玉香十分机警,他一she精,她就滚开,用双手握住他的y茎。
   老黄的白汁,严格来说,已不是喷出,而是流出来。
   因为他梅开二度后,经已全身乏力。
   他的白汁,喷到自己肚皮上。
   玉香见他疲不能兴,马上滚下床,用草纸帮他抹抹肚皮:「你睡一会,我去
  找小琴!」
   老黄点了点头,他的眼皮已经垂下来了。
   玉香穿回衣服,推门而出。
   蔡宗已经和小琴,收拾了一个小包袱,背着想上路。
   玉香忍着泪水:「儿呀……为娘ri后,不知能否再见你了!」
   蔡宗亦眼红淌泪。
   「你和小琴走,最好是坐船落香江!」
   「那儿是我大清国管不到的地方,就算鸨母要找你晦气,亦不容易!」玉香
  教儿子。
   「我本来储起五十多两银子,作为ri后养老之用,娘总不能卖身卖到五十岁
  的!」
   玉香有点呜咽:「现在我分一半给你,到香江后,够做一点小生意,如果有
  成就,你……你可以派人来接娘,如果一事无成,就……」她说不下去。
   小琴亦暗自饮泣。
   蔡宗这晚,和小琴逃到码头,天光时,坐第一班船,逃到香江。
   鸨母到翌ri下午,才知小琴逃走,她打了五香一顿。
   蔡宗和小琴,逃到香江后,就在石塘咀安顿下来,两人开始营商!
   做什幺生意?
   开妓寨!
   蔡宗和小琴,是石塘咀首鸨母和龟公,有人说「桐油酲永远是装桐油的!」
   而玉香呢,五年后在蔡宗的妓院内做龟婆,到七十岁才去世!
   (全文完)
   ?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更多
顶部